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第一纪—传承之诗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21



vol 21 殿前试练(下)

“先说好,我可不会因为你是什么王子的贵客就手下留情,而且我也不会你们那些伎俩。败在我手里的人无一例外只有一个‘死’字。”当奥贝斯坦立定场中拔出长剑向敌手行礼的时候,那斯巴达咧开嘴无畏地笑着,缓缓举起了右手,悬垂腕上并长长拖到身后的粗大铁链随之发出刺耳的声音蜿蜒移动起来。“我的武器就是两只手上所绑的铁链,战法就是用它绞杀或击碎敌人的头骨。不知你会成为哪一种的牺牲品呢,漂亮的男人?”

继续阅读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20

vol 20 殿前试练(上)

事实证明“出人意料”这个词并不仅仅用于文言当中。

比如竟然能在万里之外的他乡遇到失信多年的故知,比如作为佣兵初次的任务竟然是非本意的协助一国王女颠覆他国,比如在躲避追杀时意外救下的脱线少年竟然是逃亡目的地的王家贵胄,还比如贵为王子的这个少年热情好客的程度几乎可以用“淳朴”二字来形容……

总之一系列意料外的巧合使得奥贝斯坦和索菲娅如今得以安然的骑在马上于衣饰华丽的密歇根王家近卫军包围之中与这个外表乍一看并不起眼的少年王子并肩而行,一半是参观外观朴素却构造精巧的王都街道,一半在听少年兴味盎然巨细无遗的介绍。

继续阅读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9



vol 19 劫后余生


梵塔西亚历5508年9月28日,当碧风大陆北部纳利特王国的首都法兰克斯那冲天的大火在暴雨中完全熄灭最后一星余烬时,丰收祭已经过去了十三天。对于纳利特的人民而言,他们在这恶梦般的十三天里相继失去了平庸的国王与富裕的都城,更是有数以千计的平民在紧随其后的内乱以及火灾中失去了生命,成为了化身为贪婪攫获者的大地的祭品。

拥兵自重的权臣、雇用外来势力的商会首领、盯上了丰饶盐场的邻国军队相继登场,无形中给了这个遭受了巨大打击的国家以更大的伤害。其间约略是以最有希望的继承人,第三王子率部在盐湖战场抵御外侵战死以及第四王子雪纳的神秘失踪给这一场无妄之灾划上了不甚圆满的句号。头脑略微清醒些的人们根据国内流传着的数个不同版本的传闻得出了惊人一致的结论,这一切的丝线都控制在修加达海对面那个庞大的帝国某些人掌中,包括在劳伦斯身侧面临被吞并危险的莫扎王族的示好,一切都是为了削弱纳利特的计划中的一部分。虽然对于远在海那头的帝国是如何将此处的一切掌握在手中依然是个困扰大多数谋士的议题,但在因为失去了王位继承人因而变得空前团结的王城内部,依然作出了最快的指示:

在全境范围通缉参与谋划暗杀国王、挑起内乱并拐带王子的莫扎王族及其随从等六人。


继续阅读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8


vol 18 谋定而动

“这里的主人看起来不是很欢迎你呢,会不会对咱们处以私刑啊?”沉寂阴暗的牢房中,绿发的歌姬试着提起一个话题以打破沉闷的气氛。然而被问话的女性只冷冷的回应了一句“我怎么会知道”,似乎依然对先前被识破了计策一事耿耿于怀。

继续阅读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7


vol 17 涡流

“你们就这样对待王族的吗?不愧是由渔村发展而来的国家,相当低俗嘛。”

“你们要是不说自己是王族恐怕还会得到更好一点的对待吧,总之现在给我乖乖闭嘴吧,苏珊娜小姐。”
继续阅读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