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封神演绎——似水流年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封神演绎——似水流年

似水流年

        时间总是一直一直向前走着的,
       不管你会不会有怨言。

  你不在意,
  它就跑得飞快。
  每当你想从中抓住一些往事的影子的时候,
  它总是闪身避过,
    丢给你另一些影子。
  然后,等你静下心来回忆的时候,
  总会发现它带走了许多片段。

  不管你愿不愿意,
  它总是走着,跑着……
  把你的记忆撞得支离破碎,
  再把碎片串起来,
  戴在脖子上向你炫耀。
  就像个顽劣的孩子啊,
  不肯站一站。
  …………

  就那么跑着,追着,回忆着,遗忘着……
  一段又一段往事逝去,
  不曾停歇,
  似水流年……
  
  之后,某一天,
  当你停下来休息一下的时候,
  你会蓦然发现:
  它还在跑着,
  而你已经老了……


自打许久以前跟着老头子上了昆仑山以后,他就不太记得时间了。反正,每天每天,日子都是那么过的;每天每天,只有道行是在渐长着的。

  日子如水一天天流过去,原本俊俏的短发越来越长,如缎子般铺了一肩,绕着三千的烦恼变成旁人称道的对象。心却越来越冷。到昆仑的日子久了,早已感觉不到人间冷暖。没有人知道他的本名,他也只浑浑噩噩地做着十二仙的玉鼎真人。内心早已封闭了起来,寡言的他如今是原始天尊的左右手,十二仙的定心骨,弟子们心目中永远稳重如山的师叔。

  没必要对任何人敞开心扉。因为没有人能理解,自己也不需要。正相反,就因为旁人的误解,生性散漫的他才得到一个可以自由呼吸的空间。可有时候,他远远的看着太乙和云中子没心没肺地瞎折腾,心头竟也生出一丝羡慕。有人问过他为何不收徒,想不出理由,就胡诌说自己情愿把时间花在磨练技艺上。旁人只当他是清高,其实只有他自己明白,只是不想,被人打扰了这难得的自我惩罚似的独处……

  在昆仑山上他没有朋友。玉泉山独立于昆仑主峰之后,四周环绕着茫茫云海。少有人来访,他也就少有闷在屋子里的时候。每天清晨他走到山顶去舞剑,一套剑法过后就坐到泉水旁,看云海苍茫变幻无常;西边正对着同样独立于主峰之外的凤凰山。弱水三千柔柔地从山上流下,像是万年愁肠染成霜雪的飘飘白发。他看着那里,有时竟会看上一整天。或者什么也不看,就那么坐到日头西斜。

  公主也非常寂寞。燃灯死后再没有人看到她离开过净室。但凤凰山上决不冷清,那十几个云雀似的女弟子把山上搞得热闹非凡,就连一向心无旁骛的他也时时听得到从那边传来的歌乐声。可惜,他觉得自己永远也适应不了那种喧闹。喧哗的日子早已过去,斯人已逝,再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的心喧闹起来。他有时会想,就这样或许也不错,远离了尘世,修身养性,再没有人来叨扰,没有忧虑,没有纷争……没有血流成河的惨景……

  心头蓦地空出一大块。曾几何时的抱负,曾几何时与谁谋划着一起建功立业……却是早已不记得了。天尊曾说过,“遗忘”是最有效的伤药。但是,想不到自己竟忘得这样快……朋友……长得什么样子呢?只记得一个模糊的影子,云影天光下一个模糊的剪影,爽朗的笑着向自己伸出手来,说着一起建功立业,治国平天下的小小野心家,全然不像穷苦人家的孩子。然后呢?然后……不记得了……记忆像是被抹去般戛然而止,再以后就是那火焰冲天的村庄……千钧一发之际一抹青蓝倒向自己怀中,被斩断了的原本长及脚踝的青蓝色长发,在自己的怀中,带着殷红的血……

  猛地睁开眼,满天的彤云烧得诡异无比。原来又坐在泉水边睡着了……正想着赶快避开这不祥的夕照时分,就看见白鹤那张似笑非笑比夕烧更诡异的脸。大鸟拍拍翅膀,对他说原始天尊传唤。什么事,不知道。

  七拐八绕的内室,空空如也的回廊……走惯了也就不觉得什么。密室深处掌了灯,天尊在那里等着他。

  所谓要事,说来说去仍无非是要他收徒。想也不想的拒绝,却实在找不出冠冕堂皇的理由。天尊的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他知道那是某种不好的预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并非出于己愿地旁听了一大篇老生常谈的大道理。末了,天尊又加一句“你当真不后悔?”无奈。若是不答应,只怕今晚是回不去了。天尊阴阴地笑了一下,引他进了更深处的小屋。

  摇曳的烛光中,一个孩子正睡在石榻上。似乎正做着噩梦,翻来覆去只反复着一句梦呓:“爸爸……不要丢下我……”

  天尊把烛台举近了些,玉鼎看清楚了,那只是一个幼子。昏黄的光下,眼角依稀干涸的泪痕,青蓝的发间赫然一对小角,尖尖地凸显着他的身份。玉鼎只注意着那些青蓝的头发了,全没听清接下来天尊说的什么。直到抱着孩子走出密室,才猛省自己从没养育过小孩的事实。
  “他是通天教主的儿子,名字叫做杨戬。我就把他交给你了。”背后的门砰地一声关上,隐隐约约似乎传来几声干笑。

  玉鼎不由得仰天长叹,却见天上的星群也狹着眼像是诡笑般躲躲闪闪。怀里的孩子倒是老实多了,白嫩的小手紧紧攀住他的衣襟,一声不出睡得烂熟。

杨戬啊……不知道能不能养得活……

  一阵夜风吹过,孩子青蓝色的头发扬起来,一丝丝地贴在他的衣服上。他怔了怔,解下披风裹在孩子身上,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从那天开始他又多了一种称呼:“玉鼎师父”。听着多少有些不舒服,但那个孩子似乎很喜欢这样叫法。师父就师父吧,反正自己以前的本名也不会有人再叫了。

  小孩子倒是不难养,也可能是妖怪的体质比较结实,即使那天吹了很久的夜风也没有着凉。天尊交待过,在他能长时间以人形出现之前不可被任何人看见,师徒俩就整天闷在房间里。两个人就那么坐着,他问一句,孩子答一句。若是他不开口,孩子反而比他更沉默,就那么盯着地板发呆,猜不出在想些什么。问他饿不饿,只是摇头,不说话。

  他也觉得闷了。转天早上孩子还没醒,他就做好饭放在桌子上,顾自出门去练剑,又像往常一般坐着睡到傍晚才慢慢悠悠走回来。房间里东西都没动过。大概是记得自己说的不能出门去,孩子缩在门边,眼泪汪汪只是抽泣。

  “怎么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想到这一句。

  “师父你一天都没回来,……我以为……师父也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对不起,后山的云彩很漂亮,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要怎么解释呢?“戬儿乖,过些日子师父带你去看……”

  笨笨地哄着,孩子竟抱住他的腿,怎么也不放开。是真的害怕了吧?自己太过分了……

  “那么,如果我努力做好孩子的话,师父会不会带我去后山?”

  “嗯,一定。”

  孩子竟然那么高兴……看来,不认真不行了……


  ※※※※※※※※※※

  四百年,就那么一晃过去了,山上的日子还是那么毫无波澜。玉鼎有时候会有一种错觉,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还是和几天前戬儿没来时一样。凤凰山上喧闹如昔,远远地好像是从乾元山那边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大概太乙又和灵珠子闹别扭了吧?对了,太乙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子来着?一百年前还是……然后就有一个清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玉鼎师父,徒儿想到青峰山找黄师弟切磋一下。”

  收心回来,玉鼎凝视着面前的少年。青蓝的发已及腰间,与自己颇为相似的眉眼间透着年轻人特有的英气。说起来这四百年当中,唯一没有静止的,能让他体会到时光流逝的,大概就是这个孩子的成长吧……虽然已不是能再称之为“孩子”的年纪了……

  “师父……”

  还是,有一点急躁呐……

  “去罢,自己要当心。”

  “是,徒儿知道。”

  可是一笑起来,还是孩子的模样……

  目送着那一抹青蓝飘往青峰山的方向,玉鼎不由有一点失落。孩子还是长大了。很快就要离开自己了吧……虽然没有血缘,这些年二人生活在一起,自己对他一直视若己出,孩子与自己也没有隔阂,相反地,连心都交给了自己。在整个昆仑,这么多年也没有交到一个朋友。也许是身分的关系,也许是个性使然,所有人都只把他当天才来崇拜,一如当年的自己……

  如果他也走上自己的老路会如何?

  这种事情是玉鼎无论如何不愿去想的,正如不愿去想“如果自己不在了,这个孩子会怎样”一般。他深信,不管发生了什么,自己一定会保护这一颗脆弱的心灵,会永远陪伴在他身旁。

  然而,他似乎已经忘却了,遗忘了不知多久以前,在那明丽的云影天光之下,那拥有同样青蓝色长发的少年,也曾这样,郑重地对他许下 “永远”的诺言……

  然而不管怎样,那个染满血腥的梦,他似乎不再做了。

  ※※※※※※※※※※


  杨戬升格为仙人的消息传开,整个昆仑没有人惊讶。理所当然地,因为他是天才。于是所有的人对他的敬慕更加深了一层。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完全地变身为人类了,也不会有身份曝光的可能。但唯有一件事,还是让玉鼎放心不下。那孩子,无论如何不肯收徒,只一味顾着磨炼自己的武艺。

  玉鼎不太想继续教他了。那孩子武功已经太高,自己有几次几乎被撩得认真起来。若不是收手及时,早不知出了什么事。

  可是,那孩子,还是没理解吧……

  “孩子长大了,总是要让他离巢单飞的吧……”

  突然想起这一句来。好像是道德说的吧……说起来,还是因为杨戬时常跟“新来的黄师弟”比划的关系,这两个师父才有更多的机会坐在一起聊天的。师徒二人很像,都是爽快的人。道德偶尔也会露出严肃得和他本人不太搭调的表情,那是说起他自己的得意弟子的时候。

  记得那时两个人正坐在山顶上,远远的看着两个孩子切磋武艺。说起什么来了,道德突然冒出的那么一句。自己好像也没接下茬,只听着其实也很年轻的师弟顾自的说着:

  “像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只要站在他们身后看着就行了,何必去干涉他们呢?等孩子们累了,自然又会回来的。……我们终究不是他们的父母,不过是教练罢了。管的太多了会惹人厌的。……”

  原来,一直以来没有长进的,只有整天漫不经心的自己啊……

  记得当时自己只是笑笑:“我又何尝不知……”

  只是已经太久,自己少年时代的记忆,早已随着忘川的流水一道随风而逝了……

  ※※※※※※※※※※

  任何事情,时间一长,人们都会想当然的觉得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也就想当然的放松了警惕。这就意味着,变故将至。

  那天舞剑的时候,许久未出现的白鹤又一次飞来,通知他去参加十二仙会议。

  原本是不想去的,反正前几次也一直缺席。

  白鹤走后,他又看见杨戬呆呆地坐在浮石上,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走近了,不期然地听到孩子喃呐着的名词:“封神计划”。

  他知道,杨戬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变强,强到自己必须正视他为止。他也知道,封神计划需要一个足够强大到能够结束一个朝代的人来完成——即使在明处暗处都有计划的协助者——所以是一个极好的试炼。可是他想不到,杨戬想主持这个计划的理由:如果只是为了变强,本不需要参与这件事的——即使对自己的能力有足够的自信。天尊三番五次地强调这个计划的重要性,意思明摆着是人选已定,只待公布。

  天尊在燃灯离开后新收了不少弟子,的确是有一个天资过人足以担当此任的孩子,更况且那孩子并非常人。只凭这些便推得出此事断无更改的可能。只可惜,杨戬不知道这些,自己也不能对别人说起。

  所谓的左右手,意即要隐瞒许多的真相与心意,哪怕会为此痛苦一生,要忍受许多的无奈与误解,哪怕会因此断送了性命。这些话,早在上山的时候,天尊就对他说过了。他心里清楚,自己早晚会带着那许多的机密一同入土,此事却有些昏头。那是他最钟爱的弟子;到底该不该向着那孩子,他一时也拿不准。

  最后他还是去了。不出他所料,天尊内定的人选,果然是那个看起来年轻得有些幼稚的孩子——太公望,或者王弈。还有让杨戬监督计划实行的命令。他觉不出有什么好,也觉不出有什么不好。那孩子自打从金鳌岛回来就没说过几句话,这一段时间愈见瘦了。猜他是去见他自己的生父了,自己也就没多问。现在看来,是应该让他出去散散心了,虽然时机也许不太对。

  杨戬下山后,玉鼎才觉得与以前有点不同了。昆仑的仙道们似乎一下子活跃起来。道德偶尔拉了太乙来找他喝茶聊天,最后话题总会落在各自的弟子身上。听着那两个人不十分认真的抱怨自己的弟子如何执拗,自己几乎是有一点羡慕了。杨戬和自己最相似的地方,就是性格太不坦率。就连自己现在也常常猜不出他到底想要什么。这样说起来,其实自己也确实算不得好师父——太宠爱自己的弟子了。可是,不宠爱又能如何呢?两个人现在也渐渐地有些生分了。

  仔细想来,两个人认认真真地说着话,毫无隔膜地倾听着彼此,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孩子还没长大,相互之间还是彼此依赖着的。现在呢?杨戬每次回来话说得倒是也很多了。计划的进展,战友的增加……更多的还是他所敬佩的师叔。那个人的无赖,那个人的机智,那个人的用人不疑,那个人的凝聚力……这一切,玉鼎早都在天尊的千里镜中看到过了。然而却一句都插不上,只有听着,微笑着,慢慢地咂摸出一丝孤寂的味道。是他心里的,还是杨戬话里的?分不清。他只是觉得,自己渐渐老了,而那个孩子才正要破茧而出,那一层包着两个人脆弱孤寂的内心的厚厚的茧壳,那个孩子想要挣脱出去……

  可是,出去之后呢?他还会不会回来?离开了自己他会不会再受伤?会不会……未来有太多种可能,玉鼎看不见,也没有去尝试的勇气。孩子总是要离巢的,可是,离开巢之后,谁又能保证他能找到一个更安宁更温暖的栖所呢?谁又能肯定,在他感到疲倦的时候,一定会找到通往回家方向的那条小路呢?孩子总是会长大的,可长大后的事情总是那么难以预料。又有谁在乎呢?

最后,孩子还是长大了,最初的那个家,也仅仅留在记忆中了……


  ※※※※※※※※※※

  直到看到十二仙都聚集到议事厅里,连普贤真人都做好了出战准备的时候,玉鼎才勉强调整好思维正视起开战的事实。虽然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早已了解了事态的发展。

  那个时候他也看见了太公望,或者改变了相貌的王弈。仍然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和平时从千里镜中看到的没什么两样。不过,是自己看错了么?那个奉命独力守护昆仑的青年,竟是自己一直放心不下的戬儿么?青蓝的长发在风中飘动着,如同一面旗帜,一面为某个人所特有的旗帜。清朗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大家!……”

  原来不知不觉中散落的记忆,忽又苏生了。云影天光下,那个淡淡的影子,对着自己和许多的玩伴爽朗的笑着:“大家!一起来改变这个世界吧!”

  一直以来,想忘记的与想守住的,想逃避的与想信任的,原来只是一个儿时的梦想么?自己竟在那梦想的茧中藏了那么久……如今还是被别人抢先挣脱开了……其实,自己一直都是清醒得有些过头了……所以反而被惶惑了吧。

  早在燃灯被打落下界的时候,他就看清了,所谓十二仙,不过是一些用过即弃的棋子。

  这个仙界坠落了也无所谓。一切不过是铺路的石子……

  而这些,是那个“最初的人”所期望的。是他的戬儿最在意的那个人所期望的。自己的戬儿可以为了那个人不惜一切,自己又能如何呢?无非是守护好当年所没能守住的东西吧……

  所以,当道德出声指责太公望的时候,自己还是为他辩白了。尽管心里一千一万个不愿意……

  所以,那个时候拦住了要去救戬儿的太公望,虽然早已知道自己这一去,再不可能回头……

  自己一直都想要远离的阴谋,最终还是要跳进去的……那么……还是……就当作自己对一切一无所知,为了自己任性一次吧……过去的事情,未来不要再重复就好了……

  “杨戬,……你长大了……”

  面对着茫茫红水中王弈的另一半的时候,玉鼎想起一直以来的一个小小的遗憾:那个叫闻仲的男子,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不坦率的人吧……如果能坐下来好好倾谈一下,说不定事情就会不一样了。不过,这一切已经无所谓了。结局早已设定,再强求当初已然毫无意义。

  只不过,从此之后,自己就不必再刻意地忽略那些留不住的时光了吧?

  想到这里,玉鼎淡淡地笑了。

   ——FIN



------------------------------------------------------------------------

传说中的后记……

其实这篇文是真正的古董……高二刚分科后抑郁症时期的产物。
依稀记得当时坐在语文老师眼皮子底下往叠成豆腐干大小的草稿纸上划拉时心里小小的惬意……以及后来电脑录入时候因为字比绿豆小而且每段字体都不一样还要回头猜内容的痛苦OTZ
(所以说练字是非常重要的!握拳!)

自恋地说:开头那段散文诗不管什么时候看都很喜欢……(果然我才华横溢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吗…TT^TT…)虽然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当年写的时候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反而觉得“啊说的不就是我这种懒人嘛”因而多少有点沮丧呢OTZ|||

其它在桃源的文懒得回去找了……反正坑已成坑灵感干……没人催就丢者不管了吧,嗯……
仙界传-封神演义 | 留言:0 | 引用:0 |
<<钢炼百题~为纪念TV再开而丢旧坑OTZ~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 第一纪~传承之诗~引子>>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