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

                                      湮灭于尘的镇魂歌 

                                                                  这一支歌 
                                                                为英雄而作 
                                                                为逝者而唱 
                                                                  这一支歌 
                                                         在阴霾的天空中回响 
                                                         在无名的墓碑前停止 
                                                                  随风而逝 

                                                            无人知晓的花束 
                                                            无人知晓的纪念 
                                                            无人知晓的诞生 
                                                            无人知晓的幻灭 
                                                                  这一支歌 
                                                                  无人记得 
                                                          湮灭于尘的镇魂歌



                                               序曲 

                                                vol 1 星空的摇篮曲


        法蒂玛,精灵王冠上的翡翠。

        在吟游诗人口中不遗余力地赞颂与史学家笔端不吝词藻的铺陈之下仿佛是天上人间的一片幻境之地,“每一秒钟森林都变换着不同的颜色,连流动的风都是音乐”。

        然而对于那些敢于贸然踏上这未知地区的人们来说却是致命之旅。



        伊里亚斯·冯·奥贝斯坦停下了数日来从未迟疑过的脚步,在小径旁一块露出地面的树根上坐了下来。

        进入森林已经三天了。头顶的树冠越来越浓密,已经无法准确的判定时间。而色彩不断变换着的远山与丛林也无法提供可靠的路标。仅仅依靠直觉与坚持在山林中走了三天,说不定已经迷路了……不过对于原本也不知道要往何处去的自己来说,迷路这个概念似乎不很适用的样子……

        “接下来……是会先误打误撞的找到雷米亚遗址呢,还是会先误闯进‘他们’的领地呢?”天生流露着高贵气息的秀丽脸庞上显出一丝讥诮之色。自己显然不是会受“他们”欢迎的存在,这一点早在孩提时代便早已知晓了。 


[ mirs rei ver co se crand dei
  fer do ge se rai ma n cer
  mars re se tau e le
  i no ye ris o con de i  ]


        就在奥贝斯坦喝光了壶中最后的清水正待起身之时,从背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缥缈的歌声。

        “‘流动的风都是音乐……吗?’”条件反射般拔剑在手的奥贝斯坦寻找着身旁有利的地形,然而歌声并没有停止,声音的主人似乎并没有觉察到陌生人的闯入,只是一味的唱着歌而已。

        如果是妖精的话未免太大意了。奥贝斯坦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小心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雷米亚森林中央有一个不大的湖泊。而在这湖泊周围有着大大小小的连湖。如果从数千米的高处从上往下看,这里恰好是一个众星拱月般的湖群。

        湖群的周围没有树,却生长着种类繁多的药草。三十多年前所发生的那场天灾毁灭了圣地雷米亚,却并没有伤害到法蒂玛。甚至为法蒂玛外围带来了长时间的安宁与繁荣——动植物的繁荣。陨石烧毁了树木却造就了大大小小的湖盆,赶走了贪得无厌的人类同时也给动植物留下了繁衍生息的机会。灾变被当权者们禁止提起,曾盛极一时的魔法学院也随着大火的熄灭而销声匿迹。

        魔法的传承失去了依据,而年轻的法师与术士们却还在源源不断的投入大陆上四处燃起的战火之中。乱世——奥贝斯坦突然想起进入森林前夜在一个小酒馆里听到的那位吟游诗人的话。诗人身边的人们有的叹息有的沉默,而那位诗人却用清亮的星眸望着自己继续着并不古老的歌谣——需要英雄。


        摇了摇头将纷乱的思绪赶出脑海。歌声已不再缥缈,眼前银色满月之下闪烁着朦胧微光的湖泊旁边,身形有些虚无的歌者用未知的语言唱着古老的歌谣,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接近般轻抚着怀中已有些受惊的幻兽。

        有些羞愧的收剑入鞘,正当奥贝斯坦犹豫着要用怎样的方式现身才显得比较合乎情理的时候,歌声已悄然而止。抚过耳旁的和风送来了一句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问候:“您也是……为解读命运而来的么?”

        先前的歌者终于把视线从怀中的幻兽身上移开,以一种旁人模仿不来的娴静姿态注视着奥贝斯坦藏身的树林。而令他惊异的是,面前这个看起来年仅十二三岁的少女周身散发着如同深海水波一般温柔而坚定的气质,黑夜般的眸子仿佛能看透一切真实般直视着树影中尚未表露立场的自己。若非是身在山中尚不谙世事,便是拥有足以抱持绝对自信的强大实力。不是妖精……大概就是那位传闻中的隐者了吧。在得到了这样的认知之后,奥贝斯坦松开了紧握剑鞘的左手,缓缓走出了藏身的树影。

        “吾名为伊里亚斯·冯·奥贝斯坦……此番正是为寻访命运而来。”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2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引子>>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