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2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2

vol 2 林中的隐者(上)


小孩子的生活并不轻松,尤其是作为一个自称隐者的变态老头的弟子,基本上就等同于免费劳力加消遣品。

根据师父的论断今年大约十五岁的理查·雷欧里奥抱着一捆木柴一边碎碎念着一边无奈的从头上取下倒扣着的木盆,怨念地瞪一眼笑到快岔气的老头子,走去厨房做饭。

“你怨我?是谁把你捡来养到这么大又手把手教你为人必备的能力现在还要每天费神检查你修行成果的啊~”自称“最年轻的隐者”的不良中年人笑够了就坐在饭桌前,随手捡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大口,“这么久了进门还会中招就说明你的修行还不够,要好好向索菲娅学习才是。”

“是~是~……衷心感谢师父今天既没在盆里装水也没放虫子,只是——”

“嗯?”啃着苹果的不良中年似乎有点心虚的向厨房瞥了一眼。

“既然已经吃了六个苹果那么晚饭基本上可以省略了吧?”少年手拿锅铲作圆规状出现在厨房门口,额头上的十字路口清晰可见。“好容易才找到这么几个成熟了的!”

“苹果只是零食!零食和饭是装在两个胃里的!”不良中年说得理直气壮,并远距离瞄准了厨房内的垃圾筐,让果核划着优美的弧线从自己爱徒头顶半寸处擦过,正中目标。少年不禁气结。

“臭老头……”

“啊啊~话说索菲娅怎么还没回来?天黑了有一阵子了吧……”

“别岔开话题!臭老头,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

少年还未走近,只觉脚下一滑背后又被一推,于是径直朝向门外跌了出去。

“今天好像会有客人来,去把索菲娅找回来先。”

隐者故作姿态地拍拍手上的灰,门就在少年眼前“嘭”的关上。

“可恶……说什么资质不够只教我加速术,其实是怕我学会了其他魔法跟他对着干吧……有本事就咏唱啊,放个整人魔法还藏着掖着的,真可恶!”

虽然是抱怨着从地上爬起来,少年却也没有怠慢了师父交待的工作,一溜烟地向林地中央的湖群跑去。


“话说回来……歌声停了,不会是泡澡泡昏了吧……真是的,又不是温泉有什么好泡的嘛……”少年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被师父支去找这个奇怪的师妹的时候正是寒冬,一身素衣的少女既不像是在洗澡也不像是在游泳,只是像睡莲般静静地坐在冰冷的湖水中央仰望着如洗的星空,哼着悠远的调子。站在岸边看呆了的少年忘了时间,直到被少女的水魔法击中变成湖边一块冰雕,回来发烧昏睡了一周的黑线往事。

然而在逐渐开阔起来的视野中,少女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在湖中央,而是坐在湖边的草地上,怀中躺着一头在妖精境界线外十分罕见的银色独角马。正对面不远处森林的阴影中,一个陌生的带着长剑的身影正缓缓地出现在银色的月光下。

“危险啊索菲娅!!!”时常跟着老头子下山卖药买杂货逛酒馆的少年当然晓得如今正是乱世,哪怕街边手无寸铁向你搭讪的人也可能是骗子或暗杀者,更何况是来路不明的腰间佩剑之人。眼看着背对自己的少女已经进入了陌生男子长剑的攻击范围,少年情急之下捡起一块石头便向来人头上甩去。然而百发百中的扔石子绝活这次完全没能发挥作用,石块在距索菲娅身体两臂距离之外的半空中变成了粉末。不知何时站起身来的独角马抖抖鬃毛,对着理查挑衅般长嘶一声。

“如您所见这孩子的脚受了伤,所以来我这里寻求治疗。它们其实对心存善感的人类并没有恶意。”少女向青年微微颔首,“我想您是来找隐者萨菲路卡·V·雷米亚斯的吧?他的住所离这里不远,请随我来。”


少年别扭着迎上了向自己走来的两个人,在月光的映照下才看清了被自己视为危险人物的男子有着俊秀端正的脸庞和一头飘曵的金发,浑身散发着的贵族气质平和而略带拘谨,除了……双瞳的颜色并不一致。虽然有些不想承认,但跟眼前这个男人相比,自己距离“成熟”二字确实还差得远。

银色的独角马原地目送着三个人向林间空地上的小屋走去,随后闪身进入了葱郁的丛林之中。在皎洁的银月光辉之下,它跑动的姿态如同驾驭着风的翅膀一般,轻灵绝尘。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3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