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6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6

vol 6 启示、旅途的开端


“……”一串拗口难懂的音节从迪尔瓦多口中流泻而出,原本有些轻浮的表情也随着音节而变得庄重严肃起来。在第一个字被念出时索菲娅和奥贝斯坦都敏锐地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随着音节的变化,立柱上的花纹由内向外渐次亮起柔和的银色光芒,整个空间中的矿物再次开始了光的折射与漫反射过程。然而与之前不同的是当光芒充斥的时候并不像是白昼,更像是身处星辰尽头。方向感与纵深感渐次消失,仿佛在星辰的海洋中随波逐流的感触中连身体的存在感也消失了。

终于念完了冗长的“匙”之后,迪尔瓦多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念多少次也都是一样辛苦,真是绕口。不过和我想的一样,那些被刻意抹消在历史当中的东西应该就是远古时期两族之间的共通性吧……真不知道这样对那些老家伙们有什么好处。]

“这家伙还“活”着呢……呃……喂|||”原本站在身后因而几乎被迪尔瓦多完全忘却了的两个人此时正闭着眼睛以诡异的姿态漂浮在银色的光芒中,而少女的身体周围更是充斥着强大的青色力场。在迪尔瓦多看来就象是一只休眠中的巨大水母。[糟了……这家伙是……啊啊啊难道今天要自掘坟墓在这里……||||||]

就在迪尔瓦多犹豫着要落跑还是先下手为强的时候,所有的光芒仿佛被青色力场吸收般消失了,两个人缓缓地落下了地面。

索菲娅睁开眼睛的时候正看到形迹可疑的青年伸手握住了先前当做武器的立柱,而后者则是像触电一般把手缩了回来。

“看到了什么?”迪尔瓦多汗笑着问一脸凝重之色的奥贝斯坦,有意无视了少女控诉他“小偷行径”的眼神。

“梵塔西亚……的历史……”奥贝斯坦犹豫的斟酌着用词,似乎是看到了难以理解的事物,而对方则是百无禁忌的接了下去:“……‘分久必合’,是吧?和我在萨兰芬德看到的一样,顺带一提我在这里看到的是后半段,‘合久必分’。不过实话说我对这个不是很有兴趣。”

“阁下的兴趣是做个以顺手牵羊为主职的吟游诗人吧?”少女冷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迪尔瓦多在紧张之下终于本能地再次的拔出了那根立柱,“那个不是的……”

分秒不差辛勤赶来救场的依然是密集的眼球状飞行物大队。

“就算想顺手牵羊也要先有命在才行呢……”迪尔瓦多嘟哝着摆开应战的架势,“小心它们的光柱,那是未知的光魔法!”

………………

三个人踏上覆满青草的地面时,天边已经出现了第一缕霞光。

“哈……真是破破烂烂的……我们做了什么啊?至于这么穷追不舍么……”抑制着想要躺倒在草地上打滚的想法用棍子撑住了身体的迪尔瓦多仰天长叹。

“你说呢?”另外两个情况好不到哪里去的人默契的用鄙夷的眼神瞪了破破烂烂的青年一眼。

“呃……就地取材是正当防卫的第一步嘛~不、不是要我再把它送回去吧?会出人命的……|||”

“自己看着办。”丢下这么一句话,索菲娅转身就走,奥贝斯坦留下了“好自为之”的眼神后也转身跟着离开了。


“……难得有这么趁手的家伙呢~”绿色短发的青年确定那两个人不会再返回之后,随手将棍子扛在肩上就向另一个方向离去。身后的白色建筑残骸正被朝霞镀上一层鲜艳的金红。

………………

与此同时,在林间的天然十字路口:

“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索菲娅’,索菲娅·黛斯拉。

“以天启之名,从今以后可以与您同行吗?”


---------------乐句------------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1 | 引用:0 |
<<时隔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再次被感动了…OTZ…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5>>

留言

偶尔会出现的后记:

于是,从此之后王子与公主的冒险正式拉开了序幕……(抽飞)
咳咳,其实是骑士与从骑士的冒险……(喂!这不是空轨3rd!)
咳呃……远目主角们ing……话说你俩到底是啥关系阿?(被水魔法击飞ing)
总之……就是说这只是初遇,后面还有第二第三第四章……的空间足够你们慢慢培养……不我什么都没说OTZ
2009-03-24 Tue 00:02 | URL | 水冰晗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