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7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7




第一乐章 水の证

闪烁于深远夜空的银色星星
启示命运与永远
迷失于砂尘中的旅人
祈祷夜、火焰与安眠

高悬于遥远苍穹的黑色雄鹰
从不会降落地面
而你是否愿为我停留
一道目光,一个瞬间


vol 7 起点


自由城邦·普罗斯特。

位于碧风大陆西南部,面临罗斯海的大城市,由于拥有当地最大的商业港口,历来都是商人、盗贼和佣兵三者活跃的舞台。

天刚蒙蒙亮,街道的主路上已经有不少人和车辆,或聚集在店铺前分装货物或从港口满载而归;而当第一缕阳光照亮店面的招牌时,已有成群结队的马车在佣兵的护卫下出发,将成山的货物运到各地。这样活跃的气氛即使是在诸侯征战的时期也丝毫不减,甚至,在管理城市本身运作与商业活动的商人自治联合会的巧妙周旋与冷静谈判中,城市始终保持着安全的“绝对中立”态度,一次也没有遭受过周边国家的攻击。可以说“无论任何时候都能够保持商人本色”正是对这个城市的最好写照。

与繁荣的景象相应的,是如同蛛网一般密布的大街小巷,在经过了数次扩建与改建之后,城市的规模与复杂程度都远非昔日可比,而这样的街道最是身手敏捷的盗贼们的最爱。走在大街上,警惕心以及眼力稍高的人便能随时发现一两起顺手牵羊的事件。而“抓贼”的呼声则时时可闻。而考虑到商业城市的特殊性以及将盗贼一网打尽的可能性,早在十数年前市政部门便公告大街小巷,50金币以下的窃案一律不予受理。而常年盘踞于此的盗贼们也早已心照不宣,若是不小心抓到了大头,甚至有取走49个金币的“劳务费”后悄悄原物奉还的先例。而来此交易的商人们虽然对此哭笑不得,却同当地人一样无计可施,毕竟每天擦肩而过的路人成百,挨个提防还不得要了老命。于是也形成了只有在这座城市才看得到的交易规则:五十枚金币以上的交易额度不是用金币直接付账,而是使用当地财物保管所的证明,交易结束后由双方代表前往保管所银货两讫。

而对于热闹的街景与特殊的城市风貌丝毫不感兴趣只管大步向前的人,就只有一种——正在找工作的浪人。



在轻巧的晃过了不下十个前来光顾的“客人”之后,全身包裹在青色斗篷中只露出一双因为好奇而左顾右盼大眼睛的矮小身影撞在了始终走在前面一步远处而此时突然停下来的金发青年身上。

“没事吧?”青年很自然的回头,而这边的矮小身影只是在斗篷的阴影下小小的比划了一个“V”字。背后不远处立刻传来“抓住小偷了”的呼喊声,而可怜的现行犯整只手臂像被涂了胶水一样粘在受害者的侧面,完全动弹不得。“……不是说过了别做太惹人注意的事情嘛……”青年不由得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重新向前走去。正前方小巷的尽头,高大的白色建筑群正以压倒性的姿态反射着阳光,昭示着商业之都的繁华。


市政大厅、交易大厅、财物保管所、佣兵团接待处……普罗斯特最具代表性的四大城市设施一字排开在广阔的中央广场上,行人如织却又井然有序,充分展现着商人效率至上的理念。

青年径直走进了佣兵团接待处,门口打扮干练的女性先是随口问道:“请问要委托什么事情”,随后才注意到了对方腰间的长剑以及身后的“附加品”。

“我们这里不对浪人介绍工作,不过如果是长期性的,今天倒是正好有入团试练。走廊左转到头的竞技场找‘狂人’,这是合同单。”看似随手一弹,轻飘飘的纸张就以诡异的速度向青年的腰间射来,然而就在即将碰到身体的时候突然减缓了速度,又轻飘飘的落进了等待着的青年手中。

“‘生死由己,本团概不负责’吗?”青年淡淡地指出了条款中的一项,而负责接待的女性只是耸了耸肩:“这里是商业城市,没有人愿意做赔钱的生意。而且——”尖瘦的下巴点了一下青年身后的矮小身影,“死在试练中我们也不负责,所以如果觉得实力不够最好还是去找更轻松些的工作。”

“这样啊……”藏在斗篷里的人终于开了口,听声音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女,“奥贝斯坦大人觉得呢?”

“就算是其他佣兵组织多半也是同样的条件,女人和小孩,可是佣兵的大忌。”接待处的女性打量了一下裹在斗篷中的少女,随即开口补充道。

“不要太小看奥贝斯坦大人的比较好呢。”似乎权衡了一下,少女接下这句话有着微妙的时间差。而青年已经在向里面缓步走去。女性闻言只是稍微撇撇嘴,随即迎向了下一位客人。



走廊左转到头,巨大的铁门外是一个小规模的竞技场。门口聚集着不少人,正有一具尸体……确切的说是一堆肉块被抬下场来,造成了人群的小小骚动。而造就了这堆肉块的生物,正发出难听的笑声:“就凭你们这些娘儿们样的家伙,我狂人决不会轻易放进门的!我们普罗斯特佣兵团不需要废物!”


“真是野蛮的家伙。”少女嘟囔着,快步跟随青年从刚才人群分开让肉块通过的小道穿过。

--------------------

围在竞技场门口的似乎都是城中的无业游民,眼看着拥有小山状体格的筋肉男将一个瘦弱的盗贼徒手撕碎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拦阻,反而依稀有叫好的声音。青年略微皱了一下眉头,确定了少女依然跟在自己身后便放慢了脚步穿越了变得稀松的前排人墙。

“下一个上来送死的人是谁啊?先说好,要是能活着划到我的衣服就算他通过,条件很优厚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筋肉男依然在台上大肆叫嚣着。然而对于全身上下仅着一条护裆皮带的肉山来说,“划到衣服”是完全不可能成立的说法,不过发言者本人似乎并没有察觉这一问题。

“阁下就是狂人?”对于台下冷淡的敬语有些意外,筋肉男收起狂傲的笑声稍微低头扫视了一下场边。

“怎么,来应征?”意外的表情很快转变成了猥亵,“就凭您这副尊容,难道是准备在山贼打过来的时候用色诱作武器么?可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个嗜好呢,撒尔达。”

撒尔达是通用语中对于男妓的形容,听到这样的说词,围住门口的人群爆发了一阵喝彩和口哨:“刚才没注意啊,色诱一个我们看看吧~”“狂人你竟然会用敬语,了不起啊~”

只有从一开始就靠在围墙边上的一个留着芘须的中年男子稍微变了脸色,然而被侮辱的对象却几乎无动于衷的对巨人说:“请你收回那句话。或者,由我打倒你。”

“自以为是个骑士么,撒尔达?好啊,来吧,看我把你那张自以为是的俊脸撕成肉片!”

然而巨人刚退开一步,一个小小的青色身影就跳上了台子,而背后被扬起的同色宽大披风刚好落在青年准备拔剑的右臂上。“索菲娅!”

“哦呀哦呀,竟然带了这么厉害的帮手来,你们是从哪家院子里搭伴跑出来的啊?”巨人的表情更加猥亵,但眯细的眼中却闪动着完全不同的精光。“小丫头,你就这么等不及被人疼爱……”

“无礼之徒。”话音未落,少女已闪到了巨人背后。这时围墙边的中年人才注意到面色阴沉的少女手中长约一尺的小剑正吐露寒芒。

“狂人危险!”然而这句话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被提点的对象慢慢的转过身,似乎如往常准备享受猎物的挣扎一般向前迈了一步,也仅仅是一步而已。少女看都不看对方的收剑入鞘,与此同时一条血线从巨人的额头浮现,然后是腰侧、双肩……当少女跳下竞技台时,还带着一脸惊诧的巨人才轰然倒地。中年人跳上台检视,惊愕地发现位列佣兵团第八的“狂人”竟然被切成了八块,正像他生前喜欢做的一样……

始作俑者在所有人惊惶的目光中厌恶的甩甩右手,从呆立在一旁的青年手中拿过披风,重新包裹起全身。在这过程中,青年只是惊讶的看着少女罕见的满脸怒容,毕竟在隐者的要求或者说是命令下,从一起旅行至今这是头一次看见她用剑。之前即使是再严苛的状况,少女都坚持使用魔法辅助自己的攻击而不是主动出手。

“如同垃圾般的人类,真是让人生气。”少女低声说着,“外界的人类都是像这样没有存在必要的生物吗?”听到这些话的青年默默的低下了头,那正是刚才在一瞬间闪现在自己心中的想法,只是还没来得及转化为怒意。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好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才对……结果还是介怀吗?

少女冰冷的杀意及时打断了青年的沉湎,先前在围墙边观战的中年人犀利的剑气此时距离两人不到三步远。


“很厉害的技术。”中年男子省去了寒暄,单刀直入的看进充满敌意的少女眼中,“我为那家伙的无理向你们道歉。”

向金发的青年鞠过一躬之后,中年男子不露痕迹的扫了少女一眼,不出他所料的,少女并没有其他表示,仅仅将杀意转为了戒备。

“在下是萨尔特·特尔罕达,普罗斯特佣兵团的副团长。”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8 | 主页 | 时隔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再次被感动了…OTZ…>>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