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8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8



vol 8 佣兵


“在下是萨尔特·特尔罕达,普罗斯特佣兵团的副团长。管理一切日常事务——也可以说是专门负责善后的清洁工。”中年男子收起了剑气,如此自我介绍道。


“虽说生死由己,那家伙的死也是因为自己的口无遮拦,不过还是希望二位能跟我一起去见团长大人,毕竟这样的情况并非我的处理范围。如果能够加入我们固然是最好……”

“也就是说也可能会要求赔偿,是吧?”少女冷冰冰的接了下去,而青年则又是微微一惊。几乎就像是自己的传声筒一样,这样的认知一出现便被否定了,也许只是巧合吧,从未见过外人的少女会本能的对他人做出负面评定,应该只是这样而已……

“这个……因为团长的脾气比较古怪,所以我也说不好结果会如何。不过希望你们见到他的时候能尽量注意说话的方式……”男子摸着鼻尖,一幅难以启齿的表情。

“索菲娅……”

“……明白了,一切就交给奥贝斯坦大人。”


穿过竞技场另一边的大门,在冷清的走廊上中年男子有些好奇的瞥了这对过于年轻的组合一眼,无论言谈举止还是修养武技都并不像是常见的浪人,加在一起却又有些微妙的违和感,就像是没落贵族子弟或者微服巡礼中的公主与骑士……虽然以两个人的立场来说显然不太对。麻烦的事情就交给麻烦的人来处理吧,带着这样有些消极逃避的认知,名字的谐音并不好听的中年男人打开了二楼尽头的橡木门。果然不出所料,被认定为麻烦之二的年轻得有些过头的团长大人正坐在待客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端着高脚杯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呀~欢迎欢迎~初来乍到的勇者们。”带着怪异鼻音的寒暄甫一出口,先前的中年男人便像是得到了大赦一般转身带上门离开了,仿佛面前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而是死灵或者奇美拉一样不能以勇气与力量与之抗衡的常识外怪物一般。

“登记名字是奥贝斯坦……而这位年轻的小姐——是您的秘密武器么?非常精彩啊~”团长的背后是一堵很大的玻璃墙壁,从里面看去,竞技场中任何一个角落都能一览无遗。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团长仿佛刚才的血腥场面完全不曾发生过似的笑得一脸灿烂,“虽然排名第八位,可是因为性格粗俗嗜好奇怪没有教养又喜欢惹是生非,每次都会有客人投诉,实在是很为难呢。”

把徒手撕裂对手这样恐怖的嗜好仅仅形容为“奇怪”而已,相信正常人决不会有这样的认知。然而面前的少年却依然毫无自觉越说越来劲:“我们也算是特殊的生意人嘛,如果不能够招徕客户反而让对方退避三舍可就不好了呢,虽然这样说过很多次可是完全没有要改过的自觉……可是也不能就因为这样而把一个其实还算很有用的人赶走或者处理掉,应该说,在这种困难时期要感谢二位出手相助才对~”

“说起来还没有问过小姐的芳名——呃……我想我应该没有看错,的确是‘小姐’吧?”完全自我陶醉中的少年突然煞有介事的站起来向索菲娅稍微鞠了一躬,伸出一只手去。完全是贵族之间邀舞的动作,虽然用在这样的场合……

[奇怪的人……]

[奇怪透顶的人类……]

内心意见完全一致的两个人忍住了抖落身上鸡皮疙瘩的冲动,而索菲亚更是直接后退一步,躲在了奥贝斯坦背后。

“啊……被拒绝了呢……”少年的声音和表情完全相反的表露了遗憾与兴奋两种感情,而奥贝斯坦只是在心里大叹其气的同时无奈地叫索菲娅出来好好回礼。

“索菲娅……嗯,真是个性感的好名字。虽然现在还看不出来,不过如果经过岁月的洗礼的话……”冰冷的杀气瞬间充满了三个人之间的空隙,而少年却完全无动于衷,“对了,接下来应该是自我介绍,我叫萨拉班特,萨拉班特·亨德尔。当然了,你们也可以叫我萨拉或者阿班或者小奇,反正大家叫什么的都有……”

这边两个人在听到“亨德尔”这个姓氏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僵了一下。因为在梵塔西亚三大陆上有一个恐怖的传说,关于一个年龄可以与魔法学校的校史相媲美而外表却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少年的传说。传说中少年有着惊人的技艺,能够将活生生的人变成任何物体也可以将任何物体像是操线木偶般掌控于手中。通常少年经过的土地可能会变得黄金满地,也可能会尸骸成堆,一切皆因一时兴起而已。少年被人们称作“奇术师”,而他的全名,正是“奇术师——萨拉班特·亨德尔”。

“你就是……”奥贝斯坦的表情有点僵硬。这个人的恶名传遍大陆,但在几十年前突然销声匿迹,没想到竟然会蛰伏在这样的地方开起什么佣兵团来。

“啊哈哈~年纪大了,就觉得还是‘同伴’这个词听起来顺耳,既不会因为虚无的名号而恐惧,又不会因为区区小事而相互背弃,真是很好的存在呢~”用着与外表完全不符的沧桑语气,“少年”笑得更加灿烂,虽然——眼睛里没有丝毫温度。

索菲娅早在听到对方名字的时候就收起了全部气息,此时仿佛一个虚无的存在一样贴在奥贝斯坦手边。连这也在隐者的嘱咐之中,“如果遇到一个叫做‘萨拉班特’的男人,绝对不要随便跟他搭话。那是真正的恶魔,但愿你们不要遇到他。”(这哪是嘱咐,简直就是诅咒……)

“那么……就为了庆祝新同伴的加入——”少年空着的右手一抬,墙角的酒柜就自动打开,一瓶颜色艳得像深红宝石的葡萄酒和两只酒杯自动作了斟酒的工作,飞向僵立着的两个人手边。

“来吧,让我们来干一杯~欢迎你们的加入,‘青色闪电’和……‘金银妖瞳’。”“少年”随口替两个人起了绰号,作势举起了杯子,而被莫名起了外号的两个人只是端着酒,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这也是为了能让大家更快地记住你们……怎么了?”萨拉班特缓缓逼近,“还是说……”

“能在这里找到工作很高兴,不过这杯酒不能喝。”索菲娅淡淡地复述了隐者的原话,“奇术师萨拉班特的第一杯酒,是恶魔的祝福。”

杯中的酒液凝固了,随后高脚杯的底部逐渐开出了美丽的花朵——被冻结的酒液中的药物沉积在杯底,将最高级的水晶杯腐蚀出了浅浅的雪花状刻痕。先是少女然后是青年手中的杯子,之后酒液依然是流动的形态,却完全没有从刻痕中流出。

“了不起!”萨拉班特带着稍微惊奇的表情观赏了全过程后击掌大笑,不过这一次眼中闪烁着的是真正的笑意,“你们有资格成为我的‘伙伴’,所以,让我们再一次干杯——”

推开门进来的是先前门口负责接待的女性。手中的托盘里放着三只一模一样的高脚杯。萨拉班特放弃了先前的杯子,亲自端起酒杯递给了两个真正的年轻人。

“相信你们的加入能够给我带来更多的惊奇,为了美好的明天——”



跟随接待的女性走在蛛网一般密布的小巷中,青年和少女一时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目前的状况。先前萨拉班特说就在这附近找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吧而出了门后一直走了将近十分钟之久,女性依然是面无表情的交替迈动着双腿,似乎在接待工作以外的时间就始终是这个样子。就在奥贝斯坦开始怀疑她是否就是传说中的人偶时,女性终于开口了:

“既然没咽下去那就吐掉吧。”

而索菲娅警惕的抬头看了她一眼。

“放心,只有你喝的那一杯里加了料。这是‘他’对于能解开自己谜题的人的惯用做法。”

少女低下了头,用最快的动作取出手帕擦过了嘴角。

“喉咙里火辣辣的……”少女罕有的小声抱怨了一句,而女性听到这句话后终于露出了微笑的表情,“这只是随唾液不小心流进去的一点点而已,如果你全喝下去,至少有三天会完全失去声音。”

“我叫伊莎贝拉,专长是短小轻悍的武器,像这个。”随着话音开始在女性纤瘦的手中上下翻舞的是手指长宽的三把无柄小匕首。“当然还有别的,不过那是商业机密。”

“索菲娅,专长你见过了。”

“……”相对于少女不服气的声音,青年一言未发。

“那么,以后每天要自己来接待处看公告板,觉得合适的任务就取下来到我这里登记。——有上面交派的大任务会直接由萨尔特通知。吃饭问题自己解决。另外,小心财物。”挥挥手留下两个人面对一栋看起来像鬼屋一样的低矮建筑,伊莎贝拉飘然而去。



---------------小休止------------

题目:幻想是无穷的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9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7>>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