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9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9

vol 9 初阵

“嗯……也许刚刚好。不,这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任务嘛~呵呵呵,真是期待他们的表现呢。那么具体的传达就交给你了,撒尔达。”带着奇特鼻音的极度自我陶醉的声音一停止,一个中年男人暴跳如雷的吼声便从同一房间传出来: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叫萨尔特!别用那种诡异的昵称来称呼我!!”

“哎呀……这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罢了~大名鼎鼎的萨尔特副长面前谁敢认真的这么称呼您呢,呵呵呵~”


“那·也·不·行!”一大清早,普罗斯特佣兵团的萨尔特副团长便吹胡子瞪眼的带上了团长办公室的门,像是要把怒气全部发泄在地板上一样用力踩着地面走向了接待处的门口。由于时不时就能看见同样的事件发生,一路上擦肩而过的人都彼此心照不宣的用眼神致以默哀,同时暗自庆幸需要经常直接和那个喜欢给人起绰号的怪胎团长打交道的只有副团长大人而已,而且副团长大人的任期短时间内是不会结束的。——至少照目前的形势看来是这样。



“今天来得有点晚啊,妖瞳。”

“其实大件的工作一般都是凌晨就派发出去的,虽然不知道你晚上都干些什么不过怎么着也得早起才有活干呢,哈哈哈~”

尽管是天刚亮就赶到了接待处,奥贝斯坦还是受到了刚刚交完活正在休息的几个闲人的揶揄。很显然那天团长随口起的绰号已经和一招解决“狂人”这件事同时流传到了所有成员耳中。之前也有人因为好奇以及嘴巴不留神而受到了索菲娅几乎致命的攻击,但很快胆子大些的家伙们已经找到了和这两个古怪的新人共存的窍门:只要不挑起青年的不快,少女就会像影子一样老老实实的呆在一边。虽然背地里关于两人的背景和关系已经成为了酒后必赌的话题,不过面子上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的保持着安全距离。毕竟,佣兵不是盗贼,好奇心仅仅是建立在性命无忧的基础上的。

当萨尔特来到前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在闲人们包围下无奈的缄默着的目标人物以及站在一旁葱郁的阔叶盆景阴影中蓄势待发的“附属品”少女。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你们。”一句话打断了佣兵们的高谈阔论,几乎每一个人都竖起耳朵试图捕捉下一句话所指的对象——由副团长亲自指派的任务,无一不是危险性与奖金成等比的重要工作。虽然领到奖金就只得退休回家的人也不在少数,然而在足以使后半生无忧的高额佣金诱惑下,任谁也想尽可能的多冒些风险,佣兵和盗贼唯一的共通点——也许是整个大陆上所有生物的共同点也说不一定。

萨尔特满意地看着自己一句话所造成的效果,然而当视线扫到似乎完全事不关己一样靠在盆景旁边墙壁上,全身都包裹在宽大斗篷中的少女以及刚刚从闲言碎语中解脱出来还没有完全把握事态的金发青年身上时,不由得稍稍皱了一下眉头。

“别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啊妖瞳,这次的任务,团长……指名要你们两个去完成。”一幅像是咀嚼沙子的表情出现在萨尔特的脸上。当然,这也是惯例,谁叫他正好摊上了做那个怪人的副手这一职位呢。

一听到这里,四周的人们都表现出了露骨的安心表情。被团长指名还能够留得一条命回来的人,若非任务穷极无聊,便是厄运之神当天午觉睡过了头——最近五年里只有两个遭此命运,其中一个便是狂人。


沉默的跟上萨尔特向委托人的驻地走去,金发青年几乎没有任何疑问。而少女本来就不会主动跟其他人说话,此时自然也依旧毫无存在感的走在青年身后。

“你们两个……为什么就不能有点新人的样子呢?”三个人气氛沉闷的走到半路,萨尔特终于忍不住抱怨起来。“一般来说接到第一个任务至少也要问一下流程以及注意事项的吧?”

“那是什么?”少女似乎完全一无所知,而青年的回答则是理所当然的让萨尔特有了想撞墙的冲动:“这种事情在介绍的时候自然会提及吧。”

“真是败给你们了……”勉强吞下后半句‘不愧是那家伙看好的人’后,萨尔特自暴自弃的嘀咕着。“难道你们对于当时其他人那么露骨的表情就没有半点想法么?”

“无非是要去同巨龙战斗……之类的吧。”奥贝斯坦依然一幅漠然的表情。

“呃……伊莎贝拉这样跟你们说的吗……”萨尔特不由按住了额头,“不过也难怪……”

“伊莎贝拉跟龙战斗过?”少女突然来了精神,像个合格的新人一样发问道。一听说是团长发下来的命令,向来话不过三句多的伊莎贝拉居然难得的主动过来跟他们打招呼:“你们也要去跟巨龙战斗吗?”那时闪闪发亮的眼神似乎令她很是在意。

“确切的说不是龙……不过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那东西……”萨尔特苦笑着停了下来,“那一次的任务,她是唯一的生还者。”

“由于本人不愿多说,所以谁也不知道详细的情况。”重又抬起脚步,萨尔特补充了一句,“所以最好不要多问。——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那么这一次呢?”少女开始紧追不放。

“嗯,只是普通的护卫任务。”萨尔特看着青年终于因为意外有点动容,不由在心中为着酒后的谈资增加而暗自大呼胜利。

“难道是因为无聊?”索菲娅毫无自觉地一语道破问题本质,萨尔特只好本着责任心解释道:“既然是‘他’亲自指派的,自然有其困难之处吧……毕竟对方的要求是:‘必须是懂得贵族礼仪又长于待人接物的相貌出众之人’,以佣兵来说这要求算是很过分了吧……”

听到这里奥贝斯坦终于有点黑线了。而萨尔特也是一脸同情的拍拍他的肩:“没办法……你也看到了,那些粗人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总之……加油吧……”


---------------小休止------------

题目:幻想是无穷的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0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8>>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