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0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0


vol 10 险途

时值初秋,有限的几场雨并没能洗去积攒了整个夏季的炎热,反倒助长了生物的燥气。普罗斯特外围卡特领主与小国索斯特的纷争刚在埃特弥尔神殿的调停下结束不久,一列车队正在还残留着少量战斗痕迹的驿道上缓缓前行着。


“这也实在是有点超乎常理之外了,你不觉得么?”趁着午前埋锅造饭的间隙,一个背着双剑的魁梧男子过来向奥贝斯坦搭话。也许是之前发生的事情使得这个被临时推举为护卫队长的男子对这一对奇妙组合的涵养另眼相看的关系,一路上时不时会过来队尾看看情况,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两句。索菲娅似乎也很快习惯了这个陌生人的存在,此时安静的在一旁照看着两个人的火堆。

“既然是雇主的要求。”

“……说得也是……唉……”



事情要回溯到一天前……


萨尔特将奥贝斯坦和索菲娅带到位于城区北部的商馆区嘱咐了几句话便径自离开了,只留下两个人拿着佣兵团的徽章与介绍信自行前往委托中提到的76号商馆。而当奥贝斯坦向守门人出示了介绍信之后,意外地被郑重的带到了雇主面前。按照萨尔特的说法,通常即使是重要的护卫任务也不一定能直接见到雇主,只要有人给与能够接受的说明就算契约成立。而他们被带进的房间中设着层层帷帐,隔着数层纱帐端坐于卧榻之上的女子自我介绍是从赤炎大陆的莫扎港渡海而来,要去纳利特的都城法兰克斯交涉一笔大买卖,需要几个气质相符的人作贴身护卫。虽然周围这数十个商馆都是赤炎大陆的商人开设的,而且女性商人在这时代也不算罕见,但奥贝斯坦还是若有所思地皱了一下眉头。仅这一个微小的动作竟然引起了帐内女性轻巧的笑声,然而没有更进一步的说明,女性只是问他们能否接受并于当晚动身。虽然奥贝斯坦估计到没有说明可能是还有其他不方便公开的同行者,却完全没有料到同行者的数量以及成分——太阳落山之前集合在东门外的车队中,有不少于二十名的来自普罗斯特城及其周边其他佣兵组织的好手,而这些人已经向车队的领头人发出了严正的抗议。

在不太平的年代里,几乎每个中型以上城市都会有一个到几个佣兵组织的存在。而各个佣兵组织之间少有合作,确切的说大家是各自为政的商业竞争关系。虽然也有佣兵之城塞塔这样数个佣兵团之间理念相近从而资源共享共存共荣的例子,但绝大部分团体之间的关系依然是此消彼长乃至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因而雇佣来自不同组织的佣兵作护卫这样的事情完全就是外行人的做法。虽然萨尔特这样交待过,然而事实就是事实,雇主以近乎欺诈的手段与这些人签订了契约,并且对于他们所抱持的疑问完全不作解释。就在这些血气方刚的男人们的愤怒即将上升至临界点的时候,三个仿佛事不关己一样在人群外围观望的人碰到了一起。

“哟!你们是普罗斯特的人嘛?不过这时候退掉工作对于你们来说也是件伤面子的事吧?”背着双剑的魁梧男子似乎是对眼前面容俊美的青年和全身包裹在青色斗篷中的矮小身影这样奇妙组合对目前事态的反应颇感兴趣,主动开口搭了腔。然而令他有些失望的是,青年仅仅“嗯”了一声作为回答,而他身后一步远处的矮个子则是半点反应也没有。

“说实话……接下这样的任务本身已经算是很丢脸了,雇主竟然是人口贩子呢。”虽然搭讪很失败,其后这一句话却发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金发青年原本漠然的表情消失了,异色的双瞳认真地盯住了男子的棕色眸子,“真的吗?”

“嗯……来得比较早所以看到每辆车都上去了几个漂亮的女孩。可雇主说是要去做生意,那也只可能是……”魁梧的男子困惑的说着,然而眼中无意识的露出一丝赞叹的神色:青年正直的表情击中了他某方面的洁癖,几乎是在一瞬间他下意识地把此人列入了“同伴”的范畴。

“也可能只是侍女。——你没有自我介绍呢。”少女的声线从青色斗篷中传出,让男子着实的吃了一惊。

“啊……嗯,我是隶属‘银翼’的剑士,你们叫我里昂就好。”

“……奥贝斯坦。”看着对方大大咧咧的笑容,奥贝斯坦有些不适应的别扭着握住了对方的手。

“索菲娅·黛斯拉。”少女完全没有要和弓下腰的里昂握手的打算,反而像是觉得冷一样裹紧了斗篷。

“呃……虽然有预感这一趟不会太轻松,不过还是希望能合作愉快……毕竟人家都是精锐尽出,咱们单枪匹马的人之间有个照应也是好的。”里昂讪笑着收回了停在半空的手。

“别拖奥贝斯坦大人的后腿就可以了。”少女毫不留情的说道。

“哎呀哎呀……虽然我在银翼的排名不算太靠前,至少对自己的剑技还是有些自信的……”少女的态度倒是并没有引起剑士的不快,毕竟不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他想。

人群前方爆发出的骚动打断了男子的辩解,之前在层层纱帐后说明任务的女性出现在车队中央装饰相对精美的大车上,虽然戴着厚厚的面纱,单是体态风度也足以倾倒众生。不等佣兵们抱怨便干脆利落的宣布了每个团体具体护卫的位置——原本的护卫作为前导,两三个精锐尽出的小组织分作左右,剩下零散的佣兵殿后。给了每个人几秒钟消化命令的时间之后,女性点出了里昂的名号:

“‘狮心剑’里昂先生,您来统御这些乌合之众,应该没有问题吧?”

听起来是完全不把佣兵们放在眼里的发言,然而就冲击力而言远比不上男子的名号带给众人的震慑。赤炎大陆上排位第一的‘银翼’佣兵团第六羽“狮心剑”里昂,战斗力与塞塔的“剑圣”罗森卡尔不相上下,即使单论战绩也足以令在场所有人拜服。就趁着佣兵们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过来的当口,戴着面纱的女性已经干脆的宣布了“出发”的命令……

………………

“总觉得是被狠狠地摆了一道……”里昂有点泄气的坐在了奥贝斯坦身边,才走了一天,身为队长便处理了不下三起佣兵之间的摩擦纠纷,虽然所有人都看在他的威望上有所收敛,但从普罗斯特到法兰克斯就算一路顺利至少也要十天时间,更不用说兵荒马乱的现在随时都可能平地冒出一伙人来打劫。如果说之前的预感仅仅是随口一说,那现在里昂的心里则是已经确实的在感叹时运不济,前途多难了。

“那个雇主可不普通。你这样已经算运气不错了。”被雇主多次传唤到车内接受好奇的随行女孩子们问长问短的索菲娅显然心情暴差,里昂觉得自己似乎都能看到她四周青色的冷气——虽然他并不认为这样一个女孩子会有多么出色的武技以至于能够拥有接近实体的“气”,不过在银翼磨练多年的求生本能时刻提醒着他少说少犯错,于是他终于如同放弃向奥贝斯坦打听两人的关系一样放弃了提醒少女火快被冻灭了这一事实……



五辆大车围成了一个圈子,而佣兵们就分散在圈子四周各自休息。就在里昂接到了从圈子最中央雇主的大车窗内用手镜打出的“前进”信号而站起来的时候,索菲娅和奥贝斯坦也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紧张的注视着驿道四周的平原。

“怎么了?”里昂有些不解,平原上看起来毫无动静。

“有人在向这里接近,有密集的马蹄声。”奥贝斯坦的手握住了腰间的剑柄,而少女则补充道:“四面都有。”

“……你们的耳朵……”里昂没有说下去,这时候他也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蹄声。[好敏锐……]


------------------


远方地平线处的黑影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奔袭而至,佣兵们只来得及拿起武器便与他们进入了缠斗。一方是高踞于马匹之上的十数位黑衣蒙面人,一方是数量上稍占优势且经验丰富的战士,因而一时间场面虽然混乱却也难以立分高下。


“这个数量和阵势……难道是马匪吗?”里昂右手剑架住斜里砍来的长刀,一扭身左手剑直刺马上驭手的小腹。对方见势勒马后退,里昂右手的长剑便画着漂亮的弧线砍下了对方的手臂与一条马腿。马儿悲鸣着倒下,漏出的空档立刻被两支长刀填满。看起来人员零散的后方才是敌人攻击的重点。带着这样的认知挡下面前的攻击,背后也觉察到了来袭的气势,“啧!要打配合战吗……”

然而背后的攻击终是没有来到。一道沉稳的剑气阻住了对方的刀路,有着金银妖瞳的青年手中长剑翻飞,很快将面前的敌人斩于马下,并背靠着里昂形成互守之势。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这些的里昂心神一动,但很快收回了神念专注于眼前的对抗之中。敌人似乎完全掌握了他们的资料,派来对付自己的都是些长于配合、不可小觑的骑手,而马车四周的小集团似乎也渐渐被敌方压制落入了下风,眼看着车队岌岌可危,受保护的对象却没有丝毫惊慌的表现。甚至于被包围的六台大车中平静的诡异,连一点骚动都没有。

“要不是绝对的相信我们,便是彻底的放弃希望了……”里昂苦笑着招架住敌人的又一波攻击,“面对这样的敌人,无论雇主选择哪个都让人无言以对啊……”

“如果是马匪,这样的联动攻击未免太专业了……”奥贝斯坦刺伤对方的马腿化解了危险的一记斩击,再次与里昂背靠背站定,“看起来更像是经过伪装的奇兵队。”

“那就更可疑了……先不说阁下的剑技令人觉得十分眼熟……”里昂敏锐的觉察到背后的青年稍微僵硬了一下,于是立刻改变了话题:“既然认得出敌人的真实身份,想必对于咱们雇主的身份也有些觉察了吧?”

“关于那个……”奥贝斯坦低沉的声音被车队前方的悲鸣压了下去,很明显,并非完全一心的护卫们已经在敌人的手中吃了亏。经过一番较量之后双方的人数已经基本持平,而对方却像是不知疲倦的人偶般愈战愈勇。

“有没有搞错……”里昂愤愤地咋舌,“这些家伙,难道是魔法人偶吗?”

奥贝斯坦没有答话,背心一丝凉意突然扩大开来,似乎连周围的气温都下降了几度……

“怎、怎么了?像是被鬼手拍到后背……”同一时间佣兵们都发出了类似的疑惑,背心的一点凉意慢慢扩大,随后整个人都像置身冰原一般。

敌人的攻击也因为吃惊而停止了。所有的人都诧异的看着寒气传来的方向——整齐的围成五边形的车阵中央,雇主所乘的大车顶上出现了一朵缓缓旋转着的巨大晶莹的冰莲花。十五条白色的细线正从花瓣边缘射出,连接在为了保护车阵而站成一个圆圈的佣兵们背后,那一点凉意便是由此而来。一个瘦小的身影半跪在与她几乎等高的冰花旁,肩上青色的斗篷被魔法气流高高的鼓起,使得她整个人也像是一片飘摇的花瓣一般。随着花朵的旋转,十五条细线紧绷扭转,交织成了奇妙的纹样,少女清澈的声音传遍了这一片突然肃静的战场:

“以斯寇提亚之名,召唤汝座下之冰岚,还心灵于净静,归闇邪于尘埃——沥雪冰封,劫!”


没有风,然而骤然迸裂成齑粉的冰花中散发出的寒意如同气流般抚过了每个人的身体。车阵外缘的地面开始冻结,迅速推进至见势不妙意欲逃走的黑衣骑手脚下。一时间,奇妙的丝线搅动断裂声不绝于耳,每一个黑衣人的身体都诡异的扭转复又松弛,随即被地面突起的冰刃卡住动弹不得。先前还在拼命抵抗的佣兵们此时都因为突如其来的转折愣在当场,只有里昂顺着奥贝斯坦若有所思的目光才注意到大约二百米外一座小山丘上一闪而过的血光……

“这个季节竟然召唤出了冰……明明是那样的小鬼……”

“水法师……队伍里竟然有水法师……”

“真可怕……幸好是自己人……”

“那么那个男人想必也不简单吧……跟她一起的那个妖眼……”


“‘归闇邪于尘埃’……吗……”没有理会周围佣兵投来的畏惧的目光,奥贝斯坦低吟着,里昂则是十分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她……不是你的同伴吗?”

“不久以前才是的……”奥贝斯坦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毕竟这也是第一次,少女主动发起魔法攻击,而且是精灵魔法中最难以驱使的水系高阶攻击法术……

“不管怎么说……”里昂的话被突然的喧闹打断,原本被压制已久的佣兵们面对被封在冰刃中毫无还手能力的袭击者们爆发了怨念,纷纷摩拳擦掌准备要为牺牲的同伴们报仇雪恨,就在里昂准备喝止的时候,少女清澈的声音再一次清晰地传到了每一个人耳中:

“这些人应当怎么处理呢,公主殿下?”

乍起的寒风使每个人都从头顶冷静到了脚后跟,因而少女不大的声音也被听了个清清楚楚,她询问的对象竟然是“公主殿下”,而车中的女性稍作沉吟,便以凛然的声音回应道:“既然已经惩处了主谋,这些棋子们就不用管他。不要为此污染了难得平静的驿道才好。”

佣兵们不由面面相觑,只要任务还未终结,一切便都须尊重雇主的意见。即使想要为自己的兄弟们血债血偿,在雇主的意愿之下也只得眼睁睁的放过这些来路不明的凶手,勉强收拾起心情打点上路。

“你暨越了,索菲娅。”对着跳下车顶向自己走来的少女,奥贝斯坦冷冷的出言指责道。而理论上被冒犯了的里昂则赞赏的拍了拍少女的肩头,回头对青年说:“她做得对,这种时候本就应该征询雇主意见的。至于暨越……其实没那回事——又不是等级森严的骑士团。”

面对着脸上骤然变色的青年,魁梧的男子微微一笑:“我想我猜到您的真实身份了,前帝国骑士——伊里亚斯·冯·奥贝斯坦阁下。”


---------------小休止------------


神出鬼没的后记:
这一章貌似很长……其实是整合了两章的内容|||
我果然愈来愈废了,写的东西都完全木人看嘛,看了也木人想留言嘛,留了也是一片空白嘛= =
抑郁的爬去睡ing……

题目:幻想是无穷的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1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9>>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