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1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1


vol 11 幕间


“虽然您这样说,但佣兵也有佣兵的规矩。更何况……”

“无论说什么都不行吗?”

“因为佣兵团向来都是以信誉为第一嘛~……当然,委托外的事我们也不会随便插手就是了。”

“是吗……我明白了。告辞。”


明亮的房间中阴暗的话题告一段落。少年一般的男人优雅的自斟自饮着。刚刚从待命的暗室中走出来的芘须男子无奈的看着面前看似吊儿郎当实则用老奸巨滑来形容也不过分的团长大人:

“他真的明白了?”

“谁知道~……命运女神究竟中意怎样的脚本呢?”“少年”戏剧化的声音慵懒的陈述着,仿佛正在发生着的不过是由他旁白的一出普通的舞台剧一般。“不过,你很在意吧,萨尔特?那粒种子将会开出怎样的花朵来呢?说到底是出于无心才播下的呢,不如就这样好好看着吧,当然,必要的培土也是必不可少的,不过如果由你来做的话,大概很可能因为过度保护而适得其反吧~”

“唉……”被称为萨尔特的芘须男子叹息着,目光追随少年的视线投向了巨大落地窗外深远的青空。和这个人的默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与其说是默契,不如说是无奈、放任自流与更加无奈相互穿插循环的无尽的圆舞曲吧……

“嗯!对了,要给那两只菜鸟提个醒,不然的话他们很可能就要作多余的麻烦事了。那么~派谁去好呢?……”

丢下本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原则自言自语中的“少年”,萨尔特轻轻关上了房门,面色凝重的离去……


………………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就是那位大人吧?虽然整个人改变了不少,但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变的,没错吧?”里昂有些苦涩的笑着,“可是,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呢?”

“您不也是秘·密·地潜入了‘这种地方’么?总不会是说,您‘又’是因为一时大意而被卷进了他国阴谋中的吧?里昂殿下。”奥贝斯坦依然是一张表情缺乏的脸,而不同色的双眼中却闪动着一些不同寻常的光芒。

“唉呀唉呀……我收回前言。看来数年牢狱之苦倒是并没有使您改变多少呢,这真是令人高兴。”两个年龄相仿的男人像是久别重逢般相互拥抱了对方,因为注意到一旁少女冷冷的视线,里昂在松开了奥贝斯坦后转身半俯在少女耳边小声说道:“辛苦了,幻水屏障再保持一会吧。那个……因为少年时期的一些经历,我和这个害羞的人算是有些渊源。快十年没见了,就把他借给我多一会儿也好,让我们聊聊。”

“只要不是奥贝斯坦大人的敌人的话。”索菲娅冷冷的说着,手心快要熄灭的一点蓝光萤火虫样闪烁着,很快又恢复了稳定。周围的人们忙着埋葬死者、整理物品和重组队形,在他们的视线中,队长里昂和妖眼的青年正站在雇主的车边领受着命令,诚然,这是被类似海市蜃楼的水魔法欺骗了双眼与双耳的结果。

“哎?您的认知中难道就只有‘朋友’和‘敌人’这两个概念么?当年他们跟我可是过命的兄弟,一起翘课去逛市集,一起打过猎,一起遇险再一起获救,夏天的时候一起在圣洛瓦湖里游过泳……大概就只差一起闯天下了吧。啊……对了另外那个人你可能没见过,那可是……”

“咳。”奥贝斯坦略微红了脸,打断了里昂颇有些自豪的喋喋不休。他是个很少向身后看的人,当然,对他来说有些事情也的确不需要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复述。

“‘朋友’……是什么?”索菲娅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里昂。

“呃……|||话说回来,以骑士侍从的身份来说你实在是年轻了些……”

“那又是什么?”

“……你的责任重大呢,伊里亚斯……”面对除了魔法之外几乎一无所知的少女,里昂突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解释上述名词的定义,干脆的开始了逃避。

“倒不如说是罪孽深重……”奥贝斯坦多少有些挫败感。对于少女为何突然提出要跟随他以及之后想尽办法都无法使之回去隐者身边的状况,以及对于少女出人意料的社会常识缺乏以及几乎可以归类为执念的固执,他偶尔甚至会冒出“这难道不是强迫诱拐么”之类的悲观想法。然而很显然,里昂并不了解这些,倒不如说也无法理解。

“嗯?嗯?你又这样说。罗兰知道了会伤心的吧?嗯……不过也不是没有成长的地方嘛~再见面的时候会对你刮目相看也说不定。就算他魅力再无边,这么小的女孩子也肯定理解不能的……”

“这么说你见过他?”奥贝斯坦像是沙漠中的旅人看见绿洲般突然激动起来,一时间竟连敬语也省略了。

“你冷静点……最后一次见面是五年前,在萨兰芬德深处。那时他说自己决定要去做佣兵,然后就像蒸发了一样。连银翼的情报网都查不到他的踪迹……大概…不,肯定是改名换姓了。你也知道,一直以来追着他的刺客像荒年的蝗虫一样多……”

“这样吗……”

“嗯,‘总有一天会再见’,那时候这样约定过的。而且他还欠我一场比武,——你也是。”

“……‘总有一天会再见’……”低声重复着这句话,奥贝斯坦露出了安心的表情,转瞬即逝。“不过在那之前……也得这任务能平安完成才行。”

前方的地平线处升起了几缕淡淡的青烟。经过幻水屏障折射的景物通常比实际视距远很多,而那缕青烟的源头大约是在步行一日才能到达的地方。

“嗯,不过咱们有王牌,怕什么?”

里昂大大咧咧的一手搭着奥贝斯坦的肩,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拍了拍索菲娅的头。奥贝斯坦还在担心向来厌恶与他人身体接触的少女会反应过度,然而实际上从刚才开始,少女就一直保持着出神的状态,仿佛在倾听着什么……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2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