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2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2



vol 12 夜之歌姬

一行人接下来的旅途比预想中顺利得多,日落时分便进入了旅途第一个城市——旺塔拉。此时正是丰收祭前一个休日,城中已带上了浓浓的庆祝气氛。广场上架起了篝火,似乎是在为一周后的献祭式而演练。

尽管接连不断的纷争导致了贫瘠与欠收,那也仅仅是人祸,而不是大地精灵的责任。人们抱着这种朴素的想法认真的准备着微薄的祭礼。虽然不能向大地祈求战争的终结,至少也要为来年的收成与家人的安康祈祷。所以即使大小的纷争在梵塔西亚大地上持续了将近一百年,人们也并未因怨天尤人而陷入绝望,反而是更加积极地参与到乱世之中,以期能尽微薄之力推动这样的局面走向终结。

里昂一边向寡言的贫瘠少女介绍着各种“常识”,一边意味深长地瞟了旁边沉默的监护人一眼。面容俊秀的青年骑士大约自己也不十分了解世事就敢带着强大而无知的水法师四处走……这世道真不知出了什么问题,他有些不平地想。


“那个是什么?”

“嗯?”回过神来顺着少女的手指望去,是捏成玫瑰花形状插在麦秆上的麦芽糖点心。“啊,那个是很好吃的东西哟~”里昂用眼神示意奥贝斯坦,但对方完全无动于衷。这时前面突然打出“停下”的信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匆匆下车买了一大把糖果又顺便把索菲娅也拉走了。

(衰了……本以为这么多年不见你能有点进步的,伊里亚斯…真让我失望。)没有了幻水屏障,里昂只能用耳语对以前的好友咬牙切齿。

(……什么?)

(你这个木头人!)原来对方刚才一直都在神游太虚,里昂不由失望地敲了奥贝斯坦的额头,“白给你创造机会了……”


直到一行人下榻在城中的旅馆内,里昂才有机会再见到面色沉郁的索菲娅。

“怎么样?那个麦芽糖好吃吧?”

“那里面有毒。”少女的回答波澜不惊,仿佛与己无干一样。

“什么?!”

“殿下说让你一个人知道就好了,就这样。”

“……”带着一脸[我为什么要接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另外为什么要在港口丢钱啊!!]的感慨,里昂认命的点了点头。

“吃过晚饭好像要去广场。听说最近有几个吟游诗人在这里表演。”

“不是吧?!”里昂一个头立刻变两个大,“她以为这一趟是游山玩水来的吗?我要去见她问个明白!”刚冲出两步,少女的一句话将可怜的队长大人变成了石像:

“她们现在正在洗澡,用水境。”

『……索菲娅……你难道是便携式温泉么…囧TZ…』


正如最后一缕阳光的收敛预示着黑夜的来临般,第一盏灯火的燃起也昭告着夜市的开始。即使是动荡不安,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人类也不会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一年几个大的节日便成为了这种向往最迫切的体现。华灯初上的广场四周,小贩们已搭好摊位竞相叫卖着种类并不十分丰富的货品,而四海为家的吟游诗人们与当地的乐手们则像是相互抢生意一样,这边刚开始演唱创世长诗,那头便奏起了土风舞曲,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而对这样热闹的场面感到头疼万分的,大概要数那些家丁和护卫们了。


“我说……我们到底是来这儿干吗的?”里昂有点抑郁的穿行在人潮中,旁边是依旧面无表情的奥贝斯坦。

“工作。”

“……真是不可爱。”嘴上虽然抱怨连连,里昂的目光却一刻也没离开过五米外的雇主身边。虽然话多但对工作认真无比这一点,奥贝斯坦是从童年时期便心知肚明的,所以也就懒得多说什么。而向来寸步不离身旁的索菲娅此时跟在雇主身边三步远的地方,矮小的身影几乎完全淹没在了人流之中。

“那丫头虽然没什么存在感,一不在你身边了还真是有点不习惯。”有意无意的旁敲侧击着,里昂似乎对少女跟着奥贝斯坦出来旅行的理由以及前因后果很感兴趣,然而奥贝斯坦对这类问题的回答向来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是吗。”

“…我说伊里亚斯你啊…是真粗心还是装傻的?”

“只是不习惯而已。”

“哦~我看她是吊定你了,早作心理准备比较好哦~”

“……什么乱七八糟的!”面对里昂的调侃——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 奥贝斯坦觉得自己有义务纠正友人的错误观念,然而对方并没有打算给他解释的机会:

“别总让罗兰操心呀,身为一个男人这些事情得自己搞定才行。”

“那·就·请·你·先·做·个·榜·样·来·吧,莱·维·先·生。”一字一顿的说完,奥贝斯坦又恢复了一张冰山脸,留下了充足的时间给里昂黑线。因为小时候名媛贵妇们都喜欢逗性格开朗的里昂玩,甚至取了谐音的昵称“莱维”给他。理论上来说比起因为身份以及性格的关系少有人拿来取乐的罗兰和奥贝斯坦,里昂的人缘是最好的,然而实际上十年过去了,这个人都还是单身汉……


“为什么要做这么不合常理的事?”五米之外,被强迫换上了普通少女的外出衣裙跟在打扮成普通旅行者的雇主身边一脸不情不愿的少女冷冷的向依然带着厚厚面纱的女子询问着,而对方只是简单的用“要不要吃棉花糖?”这样的问句来敷衍了事,面纱下一双灵活的大眼睛在身边的人群中扫视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广场中心的乐队已经奏起了塔兰特舞曲,一时间周遭除了喧闹再也听不见其他声音。


“实在是太瞧不起人了。”乐队左侧的烤肉摊上,一位正在大啖羊肉串的绿色长发少女停下咀嚼的动作愤愤不平地说。

“就是。不过人家是地主,有什么办法……”旁边同样用力吞咽着烤肉的银发青年点点头,伸手抢下了最后一串虾子,“要不你去露一手给他们瞧瞧?”

“休想!”少女一把抓起三串烤鱼,“至少要等我吃饱。”

“……你都吃了两个小时了……”眼看着最后的食物被抢走,青年无奈地开始数钱包里剩下的铜板,“上次的演出费……唉……”

“嗯……要不要再买些吃的呢?”少女已解决了手头的烤鱼们,满眼亮晶晶地注视着青年手中的钱袋。

“……你还想不想到法兰克斯了啊?”青年顿觉一个头变两个大。

“嗯……不过,船到码头自然直嘛~”

“是桥头……”青年按住了额角,似乎对同意与这个“除常识外一切精通”的麻烦少女结伴同行的决定感到十分懊悔。

“啊啊!那个是点缀了玫瑰花瓣的麦芽糖点心,很甜的哦~”

“是是……”数着仅剩不到十个的铜板,扎着短马尾辫的银发青年自暴自弃的背起脚边装着沉重十三弦琴的袋子和自己的长笛匣子,跟上了绿发少女奔向食物的脚步……

-----------------------

“真吵啊。”

“嗯。”

两个大男人彼此交换着毫无营养的短语,无奈的尾随着目标在狂欢的人群中艰难地跋涉着第三个来回。

“她们难道就不累吗?”

“……”

“…我错了……”

在同伴冰冷的视线中,多话的男人立刻屈服。而就在同一时刻,场中的舞曲终了,一阵仿若山间最清澈溪水般的笛音传来,中止了一切喧嚣。这时若有若无如同清晨草尖上摇曳的露珠般的琴音也加了进来。随之改变了旋律的长笛化为了清晨照进林间的光线,很快又模仿着云雀的歌喉,婉转地升入云霄。

广场上的每个人都被震撼了,就连起初试图以更加欢闹的舞曲扳回一成的乐手们也不由陶醉其间,忘记了演奏。


『风中摇曳的微光
林间回荡的轻响
生命精灵在歌唱
少年胸中的理想

夜空明亮的星芒
胸中鼓动的热望
命运女神的私语
温柔美丽的幻象

来吧你和我一起
追逐儿时的梦想
寻找清晰却遥远
梦景中的理想乡

la la lu le tis
la la lu le cris
la la la lu lais
cru che si o lis

la la la lu le tis
la la la lu le cris
la la la lu e lri
cru e si no bis』

少女甜美的歌声在夜空中荡漾,一首完结,几乎每个人都争相挤上前去,想要一睹芳容。一时间铜钱乃至金币投入盘中的声音不绝于耳。看呆了的银发青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任务,于是又将长笛举至口边,轻快地旋律取代了悠远的回响,两个人合奏出了刚才的塔兰特舞曲,合着周围人击掌的声音,重又给夜市带来了不同的欢乐气氛。

“嗯,今年的歌姬就是她了。”完全没有慷慨解囊意图的青年女子淡淡地陈述着,被人群挤到一边的瞬间,面纱后的眼睛突然一亮,“终于给我找到了!”



“怎么样?只要本小姐开口,赚多少钱都不成问题吧~”避开了狂热的人群,墨绿色长发的少女双手叉腰站在低头数钱的青年面前,志得意满地微笑着。

“唔……的确是神技……”

“啊?难道就没有更好的说法吗?我还以为你会说‘这下你就放开肚子吃吧’呢,真是的!”

“……会吃胖的……”

“对了~我们去吃那个吧~”完全无视了搭档的劝告,无论天赋性格以及肚量都令人佩服不已的少女飘然而去,很快淹没在小吃摊中,留下青年一个人目瞪口呆杵在原地。眼下不要说前往法兰克斯的路费,走个来回都绰绰有余——如果能够按照“正常”额度来支出的话……青年不由得开始为未来的旅途叹息。

“终于抓到你了,苏兰特!”

随着一声娇叱,银发的青年发现自己已陷入了至少十人的包围圈中,而在这之外,隐约还有更多的身影向这边移动着……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于是真不知道是我RP还是我家网RP了OTZZZZZ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1>>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