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3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3



vol 13 合围


当绿发的歌姬发觉自己的“钱包”没有跟上来的时候,对方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




“终于抓到你了,苏兰特!”

“那个……在下不过一介贫寒的吟游诗人,不知这位小姐……”

“少废话,给我绑起来带走。”一反平时冷静的样子,蒙着面纱的女子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青年的辩解,自顾向左右下着命令。而女子身边矮小的少女并没有回应,只是小声地吟唱着什么。

“啪——嘭!”随着广场中心几支焰火的突然绽放,一记爆炎弹也被水之障壁反弹上了半空,炸出一片艳红的花火。不明就里的人群移动着脚步企图看得更加清楚,无形中在敌对的双方之间竖起了人墙。一时间无论是施放爆炎的一边抑或是处于守势的这边都得到了一段空档。

“该死的,兵分两路了吗……你给我过来。”咬牙跺脚之余,青年女子伸手揪住了试图乘乱逃走的银发青年的短辫子,拖着他向人群稀薄处冲去。

“哎哟哟……就算您抓了在下作人质,也不会有人愿意出钱付赎金的呀……”苏兰特一手护住发根,一手紧抓着背袋,狼狈的挣扎着。

“别装傻了,如果你不想被做成烤肉就老老实实的保护她逃走。”少女在青年耳边低语着,双手手心里的蓝色光芒如风中之烛般若隐若现。

眼看少女面色不善,青年终于放弃了挣扎,跟着她的步伐跑了起来。“还能撑多久?”

“你问哪一边?”

“……皇姐原本的护卫,他们能挡多久?”

“用不着操心那群废物。只要有那两个人在我们就到得了法兰克斯——不,是非到不可。”松开了揪着青年辫子的手,戴面纱的女子斩钉截铁的回答着,轻巧的绕过几个路人向北边的城门逃去。

“唉……还是这么实用主义。”青年叹了口气,将长笛匣子丢进背袋,从中取出了一卷银色的长鞭。“不用张开护盾了,省着点力气等会还有硬仗要打呢。”

“一对三……”少女沉声自语着,而青年则心有戚戚焉的点了点头,“咱俩加起来算得上一个战斗力么?”

“追在后面的有九个人。”

“喂……真的假的……”

蓝光完全熄灭的时候,三人已逃到了城门口,队中的一辆大车正等在门外。而其他的随从们则完全不见踪影。

“且不说您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倘若这次让奥贝斯坦大人受了伤,我是决不会放过您的。”青年女子登上大车时,跟在背后的索菲娅突然说道。

“倘若他在这里就显露疲弱,就意味着没有资格再做我的护卫。难道你们连受伤的觉悟都没有也敢出来做佣兵的吗?”女子毫无停顿的进入了车内,嘭地关上了厢门,“我苏珊娜·莲嘉·朗斯德里克是一定要到法兰克斯城的,无论付出多大代价!”

“唉呀唉呀……”苏兰特的长鞭发出了淡淡的冷光,似乎是附在上面的魔法启动了。“身为皇姐你的护卫,他们也真够倒霉的了。”

“这还不都是为了你,苏兰特。如果不是你丢下责任逃跑的话,国家怎么会落入贼人之手?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终成定局!”

“……唉……也不知道就凭我们两个能撑多久。”青年的声音充满无奈与苦涩,不知是对着谁在说话。面前的黑暗中已经浮现出了数个人影。

(对方有两个术士。)少女小声对青年说。

(啊啊,车子有抗魔层,我们先合力解决术士……)

(术士我来对付,你去拖住其他人就好了。)

(喂……)不等苏兰特有所抗议,黑衣人们已经冲了上来,和白天遇到的攻击方式一样,青年与少女各自面前都有三把细剑配合着招呼过来。而剩下的三人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


“啧!这些家伙真是阴魂不散。”因为索菲娅突然张开幻水屏障而跟丢了目标的里昂和奥贝斯坦此时也陷入了诱导包围中。拥挤的人流中既无法快速离开也不能贸然开战,只能忍受着敌人冰冷的视线一边随波逐流一边寻找脱身的机会。紧张的气氛逐渐升温着,突然,一位长发少女冲过来揪住了里昂的袖子:

“请问,你看见我的‘钱包’了吗?”

“哈?”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是里昂,似乎就连周围那令人有如芒刺在背的冰冷目光都松弛了一瞬间。看准这个机会,里昂装出一幅骂骂咧咧的样子推开了身边几个看热闹的路人,拉着少女直冲向人群外侧。


………………


银色的长鞭散发着淡淡的光辉在空气中划出优美的弧线,引导着剑尖攻击的流向。围攻的三个人似乎并不熟悉这样的武技,因而一时被耍得团团转。而就在觉得稍微游刃有余的时候,苏兰特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少女被三把细剑刺穿的瞬间。

“你们!”

青年愤怒地叫着,然而很快他发现那边三个人面面相觑着,而后发出怒吼扑向了自己。

[不是吧……]视线尽头,起先被剑尖挑起的斗篷落到了地面,里面并没有人……

就在这时后面的三个人动了,两记爆炎弹向大车射去,然而车身只是轻微震动了一下。

“抗魔板吗?”发出魔法的两个人气恼的对视了一眼,正要准备第二次攻击的时候,眼前仿佛闪过了什么,其中的一个人便倒在了地上。抱着剑的护卫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拔剑,向空中挥舞了一气,然而兵刃相交的声音只传出了一次,随后便是接连不断细微的“嗤嗤”声。魔法师的火箭与空气中凝出的冰箭抵消了一部分,然而更多的流矢却是刺进了护卫的身体。很快的,护卫也失去了抵抗能力栽倒在地。

“不错嘛,小丫头。”剩下的魔法师对着空气的某一点冷笑了一声,“不过,现在你还能有什么作为?只要你一动,我就会发现了。更何况你的那位诗人同伴……”

“咳,请问……那位诗人同伴怎么了?”魔法师的身后传来一个温吞的像白水的声音,当他吃惊的回头时,被从意想不到方向来的一记手刀放倒在地。

“虽然在下体力不怎么样,不过要借助幻觉摆脱群殴的话还是没问题的啦~”倒下的魔法师身后,银发的青年单手整理着因为打斗而变乱的额发,“话又说回来,如果他们修的是风系或者雷系,你要怎么办呢?”

从黑暗中现身的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少女一言未发。左手掌心的一点蓝光缓缓地熄灭了。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关于最终话们。。。 | 主页 | 于是真不知道是我RP还是我家网RP了OTZZZZZ>>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