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4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4


vol 14 被强迫的同行者?


“那个……请问,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再不回去我的‘钱包’会着急的……”

被魁梧的男子拉着,几乎用小跑才能勉强跟上步伐的绿发少女似乎完全没有危机感的说着令人费解的话。而这时几个人已经接近了旺塔拉的北门。

“波动就是从这边传来的么,伊里亚斯?”魁梧的男子不确定的看向黑洞洞的门外,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平静。

“魔法波动四面都有,但只有这边比较像是她所为。”被称作“伊里亚斯”的金发青年这样回答者,不同色的双瞳看向一脸不解的绿发少女,“不过你带她来做什么?”

“嗯?……呃……”高大的男子露出了窘态,“小姐……实在抱歉,一时激动就……”

“那,麻烦你送我回去咯~我叫格兰蒂亚。”

“格兰蒂亚小姐……那个……”窘态进一步加深,然而少女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般顾自盘算着什么。

“送到法兰克斯就好了,嗯。”点点头,少女露出了一个任何人看到都不忍心拒绝的天真笑容,“不过,要先找到钱包。”


“可是这么大的城市,掉在地上的钱包恐怕……”

“不是的哟~那个是……”

“找到了!!在这里!”一个不大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打断了少女的解释。

“……恐怕在回去找之前,得先打上一场了。”里昂一把将格兰蒂亚拉到背后,拔出了双剑,“她就交给你了,伊里亚斯。”

“……”同样拔出了长剑的金发青年闻言只是皱了皱眉头,随即转过身去面对了背后悄然出现的白发青年。

双方都是两个人,不同的是一方是两名剑客,而另一方却是刺客与赤手空拳的组合。这样的相遇令人无从分辨优势的归属,毕竟剑客一方还有同样赤手空拳的歌姬站在中间。

“那个……打个商量,让这位小姐先行离开好么?她又不是你们要找的人,让无关人士卷进来对你们也不好吧?”先开口说话的依然是魁梧的男子。背后的气氛冷的可以结冰,不知道同伴能否应付对方的情况下能减少一个麻烦也是好的。而自己面前的红发刺客愣了一下,很快笑嘻嘻的看向赤手空拳的伙伴;“他这么说了,可以么?”

“自己看着办。”面无表情的白发青年紧盯着面前对手不同色的眼瞳,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显然并不在意负手而立的黑发少女的行动。

“……你也很辛苦呢。”里昂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而刺客只是耸了耸肩:“彼此彼此。孽缘这种东西……”

“我说……你们是要站在这里聊天,还是干脆开打?”像是看腻了两个冷冰冰的男人大眼瞪小眼一样,黑发的少女转向了这边,“不打就一起帮我去找钱包好了。”

。。。安。。。静。。。

冰冷的气息一下子消散了,刺客一脸困惑的看着这个毫无危机感的大小姐,而里昂也是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米伊路。”白发的青年突然说道,“记住我的名字,我们后会有期。”

“喂!这就要撤退啊?”红发的刺客一脸不满的收起了拳刃,“下次找个没人瞎搀合的地方一决高下吧,大块头。”

“我有名字的!”魁梧的男子瞪着刺客那头燃烧般的红发,“我叫里昂。”

“伯里格斯家的叛逆分子啊~久仰久仰。”大大咧咧的经过了里昂身边的红发刺客笑得很是无良,“我没有通用的名字,你叫我‘奇勒’(killer)也无妨。”

“不过给那位歌姬小姐一点建议,为了你的人身安全着想,还是不要跟他们走的比较好。——他们的旅途,说是有恶魔的祝福也不为过呢。”向一脸不满的绿发少女眨了眨眼睛,红发的刺客与白发男子一同消失在了黑暗中。



当里昂与奥贝斯坦走出城门的时候,苏珊娜公主正命令苏兰特套车赶路,似乎已经完全不在乎后面的人能否赶到的样子。

“公主殿下,现在可以请您认真的说明一下情况了吧?”里昂看了看坐在车边大石上似乎陷入透支冥想状态的索菲娅,“我们可没有拼上性命去保护一个不坦诚的雇主的义务。”

“然而我有选择强者做护卫的权利,不是么?”公主的声音里透着不满,“对于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的人没必要坦诚。——之后的麻烦还多着呢。”

“呀……双方都先冷静一下吧……”苏兰特见势不妙赶紧上前打圆场,立刻被从里昂背后冲过来的格兰蒂亚揪住了衣襟:

“你身为钱包竟然丢下我自己逃跑?”

“呀呀不是的,在下原本也打算马上去找你的……”

“那么就是准备丢下我了?”公主也气势逼人的插了进来,先前的话题被巧妙的带过,不了了之。

“哎呀哎呀……年轻人啊……”里昂叹了口气,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丢了钱,为了赚旅费轻易接受了这样的糊涂任务。[回去以后又要被老大狠批了……真是丢人……]


“索菲娅,没事吧?”蹲在石头旁察看着少女手臂上的灼痕,虽然不是致命伤却也让奥贝斯坦满心愧疚。反倒是虚弱的少女认真的说着:“大人您没事比什么都好”这样容易让人误解的话。

眼看着马车一边两位女性在为苏兰特的事情扯皮,而另一边则是气氛诡异,里昂突然有种“局外人”的错觉。为了摆脱这样尴尬的认知而转过身去的时候恰好看到使女中的一位匆匆奔来的身影。

“殿下……”

风声呼啸而至,里昂只来得及接住少女倒下的身体。

“毒箭……”

“果然全军覆没了……”苏珊娜公主开口的同时,黑暗中也传来了冷笑着的回应:

“殿下妙计,的确费了我们不少功夫。”

“而且似乎有出人意料的援军在嘛。”

“劳伦斯也真是狡猾。”

“王叔究竟想怎样?”苏兰特忍不住插了一句,引起暗处三个声音的哄然大笑。

“不要明知故问,苏兰特。”苏珊娜甩下一句话后跳下了大车,“你们去追前面的人,这三个家伙交给我收拾。”

“……您在开玩笑吧……”里昂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立刻行动起来的银发青年,而后者无奈的声音从御手的位置上传了过来:

“如果不照她说的办,事后可是要挨鞭子的……”

“您觉得他们逃得了么?苏珊娜殿下?”黑暗中的声音从好整以暇转为惊讶莫名用了数秒的时间。因为理论上养尊处优多年的公主殿下双手中积聚了强烈的风刃,毫不留情的攻了过来。

“公主殿下早就离开这里很远了,白痴们。”



“莫扎的王女是双胞胎吗?好像从来没听说过。”

狂奔的大车上,坐在副手位置的里昂试着询问坐在御手座上的银发青年,而对方只是略微减速并调转了车头,直到向着来路平稳前进后才回答道:

“抱歉把你们也卷了进来,不过事已至此,也不能轻易放各位离开就是了。”

“怎么调头了?”格兰蒂亚厌倦了车里沉闷的气氛,探头出来询问着,“那个公主的影武者不是说要我们去追真的公主吗?”

“那个……”银发的青年不禁叹了口气,“我们就是要去接真的公主殿下……”

“……”x4……

“皇姐从小就在给自己的替身作影武者,不过这在本国也是最高机密……”

“真令人费解。”里昂代表了另外三个人的意见作出了发言,“不过这也算是小国特色吧……”

“有种上了贼车的感觉……”格兰蒂亚一边缩回车厢里,一边小声嘟囔着。

“是贼船……”苏兰特不禁汗颜,“那个其实是皇姐本人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执念吧……”

“来的这么晚还好意思说别人的坏话?”一个铿锵有力的女声从夜幕中传来,随着风的流动,身着便装的皇女出现在了车顶。

“不出我所料,放出去的饵全被吃掉了。那些家伙还真是难缠。”下到了车里的苏珊娜抓起堆放在一角的水袋喝了一口,全然没有了初时雍容的态度。

“……您管那些人叫做‘饵’吗?”里昂有些难以接受,“他们难道不是殿下您的侍从和仆役吗?”

“和国民利益比起来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几个人罢了。”捋了捋被夜风吹散的头发,苏珊娜的面纱不知丢在了哪里,因而散发着狂热光芒的双眼在几人眼中格外清晰,“和国家利益比起来又是更加微不足道的牺牲而已。”

“我无法苟同。”

抱着半昏迷的青衣少女坐在一边始终没有出声的金发青年冷冷的打断了雇主的言论,左边冰蓝色的眼瞳在黑暗中散发着淡淡的光,“哪怕只有一个国民都要好好爱护,更何况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甘愿献身的人们,您这样的君主是得不到拥护的。”

“那不过是你们这些丧家之犬的理想论罢了,前帝国骑士,你甚至没有国土呢,也敢和我来讨论治国吗?”

“太过分了!”里昂一下子站了起来,由于错估了车顶的高度,撞出了很大的声响。“就算是雇主也不能这样侮辱人吧?”

“算了,她说的也是事实。”奥贝斯坦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车内一时间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气笼罩着,“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缘故,罗兰殿下也不会……”

“伊里亚斯!你清醒一点!!!”眼看着金发青年身侧出现了青色的波动,里昂也顾不得头顶的肿块,翻身进了车斗抓住奥贝斯坦的双肩摇晃着,“你想让那时候的事件重演吗?”

“这又是怎么回事?”皇女不满的看着里昂,“他就脆弱到这种程度吗?”

“您一定得向他道歉,苏珊娜小姐。”里昂在低矮的车厢中艰难地抬起头,“否则我可以保证,这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包括您自己。”

“……魔力暴走了吗……”苏兰特的呻吟从外面传进来,“我倒是不要紧,车里面的抗魔层可是会无限反弹的……”

“……就算道歉也有改变不了的事实吧?”苏珊娜的态度虽然有所软化,却依然没办法马上放下架子来。然而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奥贝斯坦怀里的少女身体周围也出现了同样的青色波动,并很快扩大到整个车厢内侧。先前危险的水之力被新的波动完全吸收了进去。取而代之的,少女睁开了眼睛。

“奥贝斯坦大人?”

“伊里亚斯?!……这次召出了水精灵还真是谢天谢地……”里昂像是劫后余生般拍着胸口,单手扶住了金发青年向一侧倾倒的身体,“你们还真是好运……”

“是‘咱们’吧?”一直仿佛事不关己一般端坐一旁的格兰蒂亚适时地插了一句,“你不也坐在这里么?”

“……”苏珊娜呆呆的坐了下来,看着青衣的少女忙着照顾昏迷的青年的背影。“你们的感情还真是好啊……”

“……”少女如冰的杀意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充满了狭小的车内。顿时连里昂都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那个,目前还是休战的比较好吧?”苏兰特的声音从车外传来,似乎有些紧张,“这边就剩我们六个人和这一辆车子了,而敌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王姐也放下无谓的身份,好好的说明计划吧。要知道,现在离开了他们,你我在这片碧风大陆上都是寸步难行。”


---------------小休止------------

题目:幻想是无穷的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5 | 主页 | 写完才发现……居然在四月一被点名了耶OTZ>>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