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6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6



vol 16 迷失之影

梵塔西亚历5508年九月,对处于三片大陆上的大多数人来说是个难得的有着和煦阳光的安定之秋。而对于碧风大陆北部的纳利特国民来说则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个月。先是在大商人协助下揭竿而起自立为王的欧尼西斯一世驾崩,然后又传来了普遍不受期待的懦弱太子欧尼西斯二世即将大婚并执掌国政与开国功臣之首的大商人加西亚手持皇帝遗诏欲废长立幼这两条完全相反的消息。虽然王权的更替对于终于从劳伦斯的阴影中独立出来的国家事关重大,然而各方面传出的消息却总是和人民的需求相差太远,无法引起任何共鸣。比如新王妃是正在劳伦斯铁蹄边缘挣扎的小国莫扎的王女,比如加西亚手中的遗诏真假未决,还比如这场婚礼选择的时机正是众所周知连埃特弥尔神殿也要加以指导的,在节日中地位仅次于盟日的丰收祭。人们普遍关心的事情,比如年底之前会不会为了盐场而再度和密歇根王国开战,比如即位后惯例的大赦,比如对税金的影响等等,则是仿佛被忙昏了头的大人物们忘记了一样,完全没有人在公开场合提起,只有树立在各城中的丰收篝火和装饰彩旗还在粉饰着逐渐聚拢来的阴云下那一时的太平。


“老实说,还真是感觉不到一点欢庆的气氛呢。”

“……”

“唉呀,总绷着一张脸会老很快的啦~‘那个人’叫我们出来的时候不也是说了‘要好好享受’这一段时间的嘛。”

“‘那个人’也说过要我们好好的完成任务再回去。”

“米伊路你还真是恋家……哎哟哟!我说错了我说错了!我好好完成任务还不行吗……”


和这边两个人就搞得鸡飞狗跳的情形相反,小巷另一头的横街上,一辆大车正沉闷的行进着。

“什~么嘛,还以为丰收祭近了会很热闹很好赚钱呢,结果竟然是这样冷冷清清的……”

“是有点怪,不过好像街上走来走去的人都不像是‘真的’普通老百姓的样子……”

驾车的银发青年附和着坐在副手位置的绿发歌姬,坐在车厢里的几个人则是一言不发警惕的透过车窗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就在这时,几个卫兵打扮的男人从大路对面靠了过来,询问这一行人的目的地。当听说是想乘丰收祭在这里进行演出的流浪艺人团体时,几个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亮出了武器。

“绿发的歌姬和银发的青年,应该就是‘他们’没错!”
“全部要抓活的!”


无视格兰蒂亚要与之理论的想法,苏兰特机灵的一抽马鞭,大车向着错综复杂的小巷飞驰而去,反倒是先前的卫兵们不但没有追击,反而分散离开了现场。与之相对应的,几个在附近闲晃的平民也悄悄离开了大路……


“我们干吗要跑啊?这样一来假的都变成真的了!”等到车停在一处偏僻的小巷里,格兰蒂亚立刻怒气冲冲的盯住了苏兰特看,而后者只是无奈的耸耸肩:“本来就是真的,硬要装假反而更危险。既然已经进了城,接下来要怎么做,王姐已经有办法了吧?”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就这样等着他们来抓好了。”

“不是吧……”一听车里的女性这样回答,苏兰特顿时有点脚软,而更令他脚软的话还在后面。

“或者你还能记得怎么进来的这条死路并且知道怎么出去。”

“……这个好办,我们三个擅长隐藏行踪的人先去探探路,你们先在这里等?”

“你和苏兰特去,他们两个留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带他两个跑路的心思,里昂先生。”苏珊娜冷冷的看着满脸冷汗的里昂,又看了看一路上始终把表情藏在兜帽里的索菲娅,“你也跟去,买点吃的回来。”

“奥贝斯坦大人不去的话,我也不去。”

“想把他饿死的话随便你。”

“在那之前我会先杀了你。”

“哎哟……拜托你们别吵了,一会被人听到了又要重新找地方转移……”苏兰特一副无法忍受的表情堵上了耳朵,果然,不到半秒后车厢里就传出了狮吼:

“没用的男人给我闭嘴!!”


里昂用“同情你”的眼神看着身边不断揉着耳朵的苏兰特,而原本距离音源最近的索菲娅却反而没事人一样的走在两人前面。最终被奥贝斯坦说服了的少女周身散发着寒气,使得两个男人都不敢跟她走太近。

“在下的耳朵……唉……本以为出来游历天下就不用再天天受王姐的摧残了……真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合着你还真的是为了逃避责任才跑出来游历的吧……”

“有什么办法?就算我继承了王位,以莫扎的国力也不足以跟劳伦斯抗衡的。而且,如果是以我的名义向人民召集士兵,响应的人是会很多,问题是那样有什么好处?”

“……这个……”里昂一时语塞。

“如果是王叔的话,国民并不认可他,所以对劳伦斯的抵抗就会小一些,这样一来又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牺牲,不是吗?”

“你也可以不流血献城的吧?”

“您太天真了,里昂先生……”银发的王子长长的叹息着,“身为王者所要背负的东西远比其他人所能看到的东西多得多。人民想不到的,王不能不想到,人民做不到的,王不能做不到……人民所期望的,王也不能不去做……所以我才会想做一个流浪者,因为我虽然所有的可能性都想得到,却什么都做不到。”

“……”

“身为王是不能抛下自己的臣民的,您和奥贝斯坦先生都这样主张吧?”

“那是……”里昂眼前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背影,正是那个身为王者后裔的人教会了他们许多,也在离开时带走了许多,只留下了无数谜团与无力感——至少对他来说是如此。

“那种想法并没错,只是能够理直气壮的这样宣称是有前提的。现在的莫扎没有这样的前提。……如果劳伦斯的王是那个人的话,也许一切都不同了吧,那位罗兰殿下……”

“你认识他?”

“大约是我七八岁的时候,他作为劳伦斯的使节来过莫扎。那个时候看着他觉得好耀眼,虽然是敌人却令人不得不从心底敬服。”苏兰特脸上充满了向往,看起来不像是伪装的,而里昂也是深有同感。

“……是啊,那是从小培养起来的风度,虽然更像是浑然天成的东西。唉……”

“劳伦斯国内出了什么事吧?原本的方针突然改变,开始对外急速扩张,似乎都是从那位大人被流放才开始的。”

“不知道,也有这样的传闻啊?”

“难道有‘银翼’所不知道的事吗?”

“我们所听到的版本是相反的……等等,你不是想从我这里掏情报吧?”里昂突然地警觉起来,一直顾着回忆之前的事,似乎陷入了年轻人巧妙的圈套之中。

“是有这个打算。”苏兰特老实的点头承认,“因为即使在外流浪了几年,有价值的情报却没有多少。拜托地下工会的话实在是太贵了。”

“……你还真老实……”

“因为,要我把祖辈传下来的人民的信任就这样抛弃,实在是做不到。只有这一点上,我和王姐的立场是相同的。”



“与其说那些有的没的,还不如专心找路呢,大块头。”

一把不算陌生的油腔滑调毫无预兆的从背后响起,里昂一时间全身僵硬,竟然让一个刺客就这样接近身边而毫不自知,简直是佣兵的耻辱。僵硬的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头熟悉的红发。

“知道你们现在在哪里么?不知道?恭喜。那,知道怎么回去马车那边么?也不知道?那你们出来到底是干什么的?总不见得就是为了说悄悄话吧?”

之前自称是killer的红发年轻人演戏一样自问自答着,似乎以看别人窘迫为乐似的双手抱臂踱来踱去,“果然没多少脑浆啊,大块头。”

实际上几个人的确面对着一条死路尽头的石墙。与多次扩建因而形同蛛网的普罗斯特不同,法兰克斯的街巷迷宫是经过充分设计后的结果。最初立国就为了当被他国攻入还不稳固的首都时不至于太过被动而设计了如同巨大迷宫一般的民宅区借以保护处于大后方的王城,虽然目前为止还没有实际派上用场,对于王都的居民来说却是大大的麻烦。每年走失者都不计其数,虽然因此而发生悲剧的例子倒是也不多见,毕竟庞大的王都卫队平时没什么事情做,所以很热衷于在迷宫中探险顺便收取保护费之类的。

“这位是……”苏兰特有点困惑的来回打量着窘到发抖的里昂和依然一幅看好戏表情的红发刺客,疑问句只说到一半就觉得一阵旋风刮过耳边。不知什么时候从两人面前消失的索菲娅折了回来,抽出小剑毫不犹豫的刺向了奇勒。对方当然没有站定不动的义务,不过也仅仅是消极的亮出拳刃扣住了剑锋而已。

“你确定要和我打么,青色闪电?”奇勒笑得很无良,“我可不像狂人那么白痴哦~而且我们在这边打的这阵功夫里,你的‘奥贝斯坦大人’说不定已经被人捉走了哪~”

“这算哪门子的威胁啊……”里昂莫明其妙的看着索菲娅收剑跑开的背影和追在她背后大喊着“那家伙叫你们两只菜鸟不要多管闲事,我传达到了哦~听到没有啊?喂!”的刺客消失在小巷的转角处,迟了一秒,苏兰特也突然开始拔脚狂奔,只剩下了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佣兵愣在当场。“我说,你们当伊里亚斯是纸糊的不成?喂等等我啊我不记得路的……”

………………

与此同时,奥贝斯坦正在独自与五个士兵装扮的人对峙,一旁的地上还躺着另外五个。虽然从失控状态清醒过来不到三天脸色依然不太好,但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身手的利落程度与实战判断力。

“好像比表面上更厉害耶~一开始还以为只是个家道中落的骑士侍从什么的呢。”

“那也不过是托那张脸的福让之前那些人大意轻敌才赢了的。认真一对五的话胜算连三成都不到。”

“哦~可是,明明可以更轻松点的嘛~”

“想轻松的话一开始别接任务不就好了。”

坐在车里连位置都没有动过的两位女士就这样交换着冷言冷语,满不在乎的欣赏着车外无论是力量还是美感都相差悬殊的双方的战斗。巡逻的士兵们体会到了相当的挫折感,不仅是因为一半人手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眼前看似柔弱的青年击倒,还因为对方所护卫着的人物就这样保持着平静,连一点慌乱都没有。如果是那位未来王妃殿下的话,无疑他们是惹到了大麻烦,婚礼当天大概就会因为捏造的罪名而被处刑吧。恐惧化为微量的电流侵蚀着崩得紧紧的神经,如果这时年轻人出手的话,战况无疑会变成一边倒的局面。然而实际上由于奥贝斯坦也在顾虑着类似的事情,因而时间就这样慢慢的在对峙中流逝了。

“那边的人在做什么?”一句类似呵斥的询问打破了沉寂,另外一队兵士迅速包围了这个小巷,仔细看的话,他们的配饰与面前的士兵并不相同,气势也相去甚远。

“没想到近卫军竟然也会在这里跟人私斗啊?还是说你们也开始想在这里跟我们王都卫队分一杯羹了?”

“这,这里原本就靠近王城,我们近卫军出来巡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那么,发现了怎样的老鼠啊?”

“我们没必要向你们报告吧?”

“是啊,一队人连一只老鼠都抓不到,的确没什么脸面来报告吧。”


“我们被他们当成什么了啊?”车厢里格兰蒂亚不满的撅着嘴,然而苏珊娜却像是在做什么重大权衡,一言不发。

“是吗,看来对他们也是过于期待了啊。虽然对不起其他人,一不做二不休好了。”

“?你在说什么啊?”神夜疑惑的看着开始换衣服的苏珊娜,顺便被丢了一件礼服在头上。“什么啊?”

“你来演公主,换好衣服立刻出去,话由我来说就好了,知道吗?”

………………

“哎呀,还真被那个红头鬼说中了……”好容易找到了索菲娅之前留在地上的标记返回到小巷附近的三个人立刻发现情况不妙。包围着大车所在的士兵大约有三十人,虽然内部还很安静,但反而令人疑心是不是已经被打倒抓起来了。

“我倒是觉得你们不用太担心的啦,伊里亚斯的剑技即使在骑士团里也是数一数二的……”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里昂连忙闭上了嘴巴,好在另外两个人根本没有在听。

“突入,还是跟踪?”索菲娅冷冷的看着苏兰特,而后者却摇了摇头,“我有个主意,不过可能要你辛苦一点。”

………………

不到中午,王城的吊桥便抬起又放下了两次之多。

先是多勃尼里亚的莫扎公国苏珊娜公主与苏兰特王子双双来访,接着又是重臣迪里斯携密信来访,搞得欧尼西斯二世接连措手不及。朝中众臣都不禁摇头叹息,悲观些的人甚至认为自己的国王还不如来访的王子有风度,然而令人们有些欣慰的是,公主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强势,甚至沉静的有些像是磁制的装饰品。至少自己的国家不会因为国王惧内而易姓,大家几乎一致这样认为。当然也有人对此深表同情,这个人正是吃足了真正公主苦头的苏兰特王子。

“总觉得这样的国家无论是民众还是臣子都很可怜……”

“这也不是王的责任吧,倒不如说是他们硬要对这样一个人抱有过分的期待导致的。”

“也难怪会有废长立幼的主张。”

在幻水屏障的作用下,真正的王子和假装的侍卫小声的交换着感想而在旁人眼中的他们正在礼仪端正的接受着接见。虽然纳利特没有宫廷魔法师这一点很值得庆幸,然而索菲娅的能力似乎并不十分稳定,尤其是现在还在担心着另外一队的安全,大概什么时候露馅了也不奇怪。

“竟然没有人提出异议,看来王姐她们真的是被阻挠的势力带走了。”

“你们也真是辛苦。”

“那么晋见完了就放我们走吧……”苏兰特小声的念叨着,正好欧尼西斯二世也宣布了带客人前往客房的命令。就在这时——

“陛下,臣恳请这三位暂留一步。”迪里斯不顾礼节的拦住了苏兰特。

“你什么意思?他们可是我的客人!”欧尼西斯立刻开始反弹,虽然很明显无论礼法都是有问题。

“事实上臣所接到的密信正是与这三位有关。有密报说劳伦斯的刺客冒充了莫扎的王族前来行刺陛下。”

“要请刺客的话直接拜托地下工会岂不是更简便,何必还要如此大费周章呢?”美丽的公主幻影终于开了口,“更何况,请问阁下要以何手段来验证吾等并非莫扎王族?”

“因为近卫军在王城附近巡逻时也发现了自称是莫扎王族的三个人,而那三个人的举止行藏也均与王族无异。”

“那就请他们前来对质吧。”苏珊娜王女冷漠的回答着,而这句话让苏兰特出了一身冷汗,万一对方设下圈套,可不是对质就能解决的。

“可惜那些人如今被王城卫队带走了,所以请陛下下令传她们进宫对峙。”

“一眼不就能看出来这里的公主是真的了吗?”欧尼西斯二世茫然的回答着,至于有多少人在心里怒骂其无能则不得而知。

“还请陛下下令,吾等身为王族岂可受此不白之名,尤其此事事关重大,还望陛下明察。”索菲娅的义正严词收到了意料外的效果,欧尼西斯二世几乎是直着眼睛看着面前朝自己低下头去的苏珊娜,向迪里斯挥了挥手算作命令。

“请王女…呃,似乎应该可以称您为王妃了吧?…放心,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所以我决不会让你受到委屈的。”

“活该亡国的白痴。”索菲娅在屏障后低声的骂了一句。她当然知道对方的眼睛一直在看哪里,如果不是因为里昂始终按着她的肩膀大概早就冲上前去修理那个好色的国王了。

然而谁都没注意到,一个在角落里一直看着这一切的瘦小身影。在他的眼中,王女不过是个没有礼貌四处乱走且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小孩子而已……

---------------小休止------------

题目:幻想是无穷的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7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5>>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