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7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7


vol 17 涡流

“你们就这样对待王族的吗?不愧是由渔村发展而来的国家,相当低俗嘛。”

“你们要是不说自己是王族恐怕还会得到更好一点的对待吧,总之现在给我乖乖闭嘴吧,苏珊娜小姐。”

“什……”

“不知道真正的莫扎王女是一头亚麻色长发的人恐怕只有王宫里那群笨蛋吧。”

“胆敢阻挠国家联姻,胆子倒真是不小。”

“被你作了王后我们就麻烦了,虽然劳伦斯那边短时间内不会出兵,我们这些做生意的可也不想就这样被王家吸干啊。”

阴暗的地牢中,苏珊娜白皙的面孔在灯火的照耀下清晰的现出“愤怒”的神情,而门外的贵族只是干笑着走了出去。

“看来还真是恶名远扬啊……”

坐在黑暗中的格兰蒂亚叹了口气,而靠在另一边墙壁上的奥贝斯坦从进到这里就始终闭着眼,一言不发。

“比想象中的能干嘛……现在就祈祷那边几个人够聪明吧。”苏珊娜气冲冲的回到了黑暗中,用力坐在另一张石板床上。虽然现在外面夜幕尚未降临,几个人的眼前却都是一片深沉的黑暗。

… … … … … …

“接下来你跟我的任务就要分岔了啊。”

“嗯。”

“唉……没有你陪我会很无聊……”

“想死直说。”

“我死了那小鬼怎么办啊?我不觉得你一个人带得了两个孩子耶~而且你这样的性格会给他们留下心理阴影的,很可怜哦……啊啊啊我错了…|||…”

“别跑,我只要震断你的声带就行了。”

“不能说话我会憋死的耶……不不不,米伊路大爷您看在我家上有情人下有徒弟的份上高抬贵手吧……哎哟!”

[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多话的人…真是倒霉透顶。]白发的青年抑郁的走进了黑暗之中。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开不起玩笑的人,我真可怜……]红发的刺客抱着受到重击的肚子滚向了一边的暗处躲过了巡逻的士兵。

… … … … … …

“都丰收祭了竟然还这么沉闷,什么世道啊……”一个绿发紫眼身材高挑却胡子拉碴的青年用左手搔了搔发根,右手从怀中取出一根雕刻着精细花纹的长笛,随手一甩,笛子顿时发出清脆的咔嚓声伸长并延展了数倍。“不找场架打实在是不舒服。不过最好能不被他们发现……嗯,就这么办。”

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点点头,青年握住了展开来长度接近长枪的金属棍迈步向前方看起来像是贵族豪宅的地方走去……

… … … … … …

“这么久了还没找来啊?不会是被暗地处决了吧……”位于豪华王宫塔顶一角的会客室中,银发的王子不安地抱着双手来回踱步。从用过午膳到现在,除了有人来通知将会为公主与国王的婚礼准备盛大晚宴外,没有任何其它消息。

“晃来晃去也解决不了问题的啦,苏兰特殿下。”

“也是……”苏兰特同意了从一开始就正坐于面前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里昂的说法,但并没有坐下。

“话说回来,你还好吧索菲娅?屏障撑得过晚宴吗?”

“就算撑得过,一旦要跳舞也就完蛋了。”

“呃……”

索菲娅一个人站在充满了落日余晖的窗口,眺望着法兰克斯城内迷宫般的街道。“我们走吧。”

“去哪?”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急急的问道。

“还用问吗?找到奥贝斯坦大人然后立刻离开这里。”

“……”X2

“我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眼前的城市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说起来好像丰收祭庆典最后就是要点大堆的篝火哦。”里昂点点头,不过依常识来说,再大的篝火也会有专人看守以防火灾的。

“做佣兵的直觉太准会活不长的。”苏兰特走到了窗前,“不过我们也没的选了。”

“那个……请问莫扎的王女殿下在这里吗?”

门外传来了一把稚嫩的声音,不等房内的人回答,一个瘦小的身影已经溜进了房间并转身关上了门。

“我是纳利特的第四王子雪纳。”进来的分明是个稚子,说话却有着相当明晰的条理。“虽然这样算是犯规,不过在下还是希望王女殿下能够陪我跳晚餐后的第一支舞。”

“为什么呢?”确认了索菲娅掌心中蓝光依然,苏兰特半开玩笑的走近雪纳王子并弯下腰使两人的视线能够平齐,“在下的王姐可是要在今天嫁给殿下的王兄哦。”

“嗯,因为我觉得公主殿下既然跟我差不多高的话,一整晚都跟陛下跳舞会很辛苦的。”

虽然少年的表情十分天真,但这样一句话听在这边三个人耳中不亚于一记响雷。索菲娅悄悄的离开了窗口,缓缓的逼近了少年王子。

“您说我和您一样高?”

“而且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很漂亮哦,虽然和苏兰特殿下的颜色完全相反,不过我的发色也和王兄的不一样呢。”

里昂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突然在冰水中镇过一样,看苏兰特的表情似乎也是类似的感受。苏珊娜本人的身高几乎是索菲娅的一倍,发色也是和银发的苏兰特近似的浅亚麻色。换句话说,这个少年多半具有雷系特质或者干脆就是雷法师,所以幻水屏障对他完全不起作用。

“是谁担任您的魔法教师呢?”

“?……我没有魔法教师呢。因为以前的一些事件,纳利特本国是不欢迎魔法师的。”被索菲娅如此问的少年虽然有些困惑,却很快的回答了问题。

“好吧,我跟你跳。不过这件事情不可以向任何人提起,好吗?因为如果稍有不慎的话,会给大家带来很大的灾难的哦。”

“嗯!那么就这样约好了哦~”雪纳王子向三个人行了礼后就悄悄的溜出了房间,而擅自许下承诺的索菲娅几乎是在同时卸下了微笑的面具,以尖锐的视线向另两个人发出了无言的催促。

“唉……走吧,不然真的要捅大漏子了。”苏兰特伸了个懒腰,从外套的衣袖中取出了长鞭,开始动手将细的一头系在窗钩上。“没想到要在别人的国家里爬墙。被人知道了还真是丢尽莫扎的脸……”

“只要别被你王姐知道就好了,我可不想再被狮子吼。”

“同感。”苏兰特心有戚戚焉的点着头,率先爬出了窗户,顺着长鞭向下滑去。脚下不远就是女墙,再外面就是宁静的内河了。索菲娅最后离开窗户,就在踩上宫墙的时候,一种异样的触感从脚上传来,低头看去却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想到之前那个知道自己代号的红发刺客所说“不要多管闲事”的嘱咐,她收回了伸出去的脚,低声的道歉后虚握长鞭从塔顶一跃而下。

(不用客气。)隐藏在宫墙上被踩到了手的男子目送着三人离开视线,很快的潜入了无人看守的会议室……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8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6>>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