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8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8


vol 18 谋定而动

“这里的主人看起来不是很欢迎你呢,会不会对咱们处以私刑啊?”沉寂阴暗的牢房中,绿发的歌姬试着提起一个话题以打破沉闷的气氛。然而被问话的女性只冷冷的回应了一句“我怎么会知道”,似乎依然对先前被识破了计策一事耿耿于怀。


“唉……可怜我天生丽质却红颜薄命,竟然要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一起共赴黄泉……”虽然是半真半假的抱怨,歌姬的嗓音依然是十分的悦耳,只是听到这句话的人相当的不爽。

“麻烦你闭嘴,不说话也没人会把你当哑巴看。”苏珊娜说完了这句话就咬着下唇瞪视着双手抱胸背靠对面墙壁闭目养神的奥贝斯坦,“看来你也被抛弃了嘛,骑士先生。”

“我已经不是骑士了。”奥贝斯坦眼睛也不睁,冷淡的指出了苏珊娜的错误,而这几乎使得养尊处优的王女震怒了。

“全部都是些混蛋!!!”

一声狮吼远远地炸响,在地牢门口当班的一个士兵不禁堵上了耳朵,眼睁睁的看房梁上的灰尘簌簌飘落。(简直比怪兽还恐怖嘛,这个女人当真是贵族吗?)

“人都死掉了吗!?叫你们的头目出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第二声炸响的时候声浪比之前更加密集,士兵几乎是忍无可忍的冲进里面试图制止这种恐怖的声波攻击,然而苏珊娜根本不买他的帐,依然大喊大叫着。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吧!”可怜的士兵终于犯下了被期望的错误,打开了门上的铁锁伸进头去冲里面怒吼了一声,下一个瞬间就被重物击中后脑倒在地上。

[说得好,可惜不是我的错。]格兰蒂亚把作为凶器的十三弦琴重新抱在了怀里,若无其事的从耳朵里取出了两团棉花丢在地上。与此同时终于有所动作的奥贝斯坦先是确认了门外没有其他人后才效仿了她的动作。而最大的功臣正在用非常不满的眼神瞪视着他们。

“真的是了不起~殿下您的怒吼几乎可以媲美爆音弹了~”看看苏珊娜脸色不对,格兰蒂亚连忙补充了一句,“只不过我们都比较脆弱,经不起殿下一击就是了,啊哈哈……”

“行啦,赶快走吧。”虽然装作内讧引来守卫并加以解决的主意是苏珊娜自己想到的,但是心里不舒服就是这么回事。奥贝斯坦已经离开了房间,苏珊娜走到门边作了个手势要格兰蒂亚跟上。

地牢里出奇的安静,由于之前是不加抵抗任由卫兵带走的所以并没有被搜身,姑且可以算作是一种幸运。然而除了已经倒在地上的门卫外竟然没有一个人,这不禁让一行人有种“被怠慢了”的感觉。直到来到出口附近,听到了从外面似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打斗声,三个人忍不住面面相觑。

“简直就像是故意把守卫引开给我们制造机会嘛。”

“不知道是哪个笨蛋的主意,一旦人家不买账不就完了?”

奥贝斯坦小心的注意着先前在脑海中模拟好的逃脱路线上的情况,好在意外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三个人成功地翻过墙头进入了街道迷宫之中。事情进行之顺利让他觉得有些蹊跷,不过目前的当务之急应该是设法进入王宫,虽然关于这一点三个人都没有什么太好的主意。而被苏珊娜斥为“笨蛋”的混乱制造者此时正在与他们直线距离不超过三百米的迷宫中露出邪笑轻松的挥舞着长棍与不断增加又不断倒下的卫兵进行着没什么悬念的周旋。“似乎顺利的摆脱了麻烦嘛,那么也就差不多该收工了。诸位,要你们陪我真是不好意思啦~”

带队的兵士这时突然醒悟,迅速回到了地牢门口,然而此时犯人们早已经不知往何处去了……

… … … … … …

“总觉得街上的气氛好像很诡异,今天应该是庆典的日子吧?”

“的确,好像是在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

“能有什么……”里昂和苏兰特跟着索菲娅沉默的步伐有一句没一句的接着茬,突然发现前方的横巷里一个熟悉的背影一闪而过。少女几乎是以低飞的速度冲了过去,两个男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紧跟其后。

… … … … … …

“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太多心了吧?”走在队伍最前方的苏珊娜对身后歌姬的直觉嗤之以鼻,在她的认知中进入不远处高耸的内城是此行唯一的目标,然而迷宫一般的街道似乎使得她们越来越偏离了目标中心。正在她为面前二选一的岔路略作停顿的时候,背后传来了细微的兵器相交声。

“你们没事吧……”匆忙赶来的里昂和苏兰特面前,是剑光交错后青衣少女和白衣青年各退三步重整态势的场面。听到背后呼啸而来的风声,奥贝斯坦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拔出骑士剑进行格挡与突刺,索菲娅在来不及收住脚步的情况下也只好用小剑抵挡。幸运的是两个人在力量和柔度上各有优劣,一瞬间的交手几乎是平分秋色——如果忽略掉夜色中随风飘落的几缕紫檀色发丝的话。

“别故意吓人啊……还以为是追兵来了呢。”格兰蒂亚无视了当事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夸张的拍着胸口,“既然会合了接下来怎么办?我是不想进那个城里去了,有没有人跟我?”

“他们当然是都跟我了,你的话随便。”苏珊娜大概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一个人,而这时候奥贝斯坦和索菲娅刚刚收回了自己的剑,正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完全没听到这边谋划的内容。

“你呢?”格兰蒂亚撇了撇嘴,转向了还在发呆中的苏兰特。“要继续做我的钱包,还是把钱包还给我自己走路?”

“……”苏兰特似乎是在做什么非常重要的决断一样,最后他向格兰蒂亚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看来我们的旅途就要到此为止了呢。”

“咦?不请我去参加婚礼么?”

“可能的话关系者还是越少越好,而且我想给你一个忠告——”银发的青年从腰间取出了装有全部盘缠的丝袋塞到了绿发少女手中,“未来的三到五年内也不要踏足纳利特和莫扎的土地比较好,如果那时候它们还存在。”

“嗯?……你们也不要太勉强哦,一路上都吃粗粮突然摄入太豪华的餐点可是会闹肚子的。”

目送着绿发的歌姬离开众人的视线,苏兰特脸上的苦笑转成了若有所思的笑容:“是吗……会吃不消啊……”


“我还是觉得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里昂依然没有放弃跟苏珊娜讨价还价的打算,然而苏珊娜对此的反应是彻底无视。

“总之我们要在钟响之前先回到那间屋子里去,不然的话会赶不及典礼的。”苏兰特拍了拍还在自省中的索菲娅,“之前虽然是用幻觉骗过了大多数人,但还是有没上当的角色在。如果你们两位去意已定就趁现在离开的比较好。一旦回到了王城里,我总觉得这家伙的预感会成真似的。”

“那我呢?”

“虽然很抱歉,不过既然已经说明了你的身份是护卫团长,突然从我们身边消失了会很困扰吧。”

“里昂……”奥贝斯坦凑近了还想说什么的佣兵耳边,“这个也算是责任的一种吧?我也会留下来的。”

“既然奥贝斯坦大人这样说的话。”索菲娅恢复了自我后的第一句话,决定了五个人将为了各自不同的目标而在相同的困境中再度共同进退。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9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7>>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