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9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9



vol 19 劫后余生


梵塔西亚历5508年9月28日,当碧风大陆北部纳利特王国的首都法兰克斯那冲天的大火在暴雨中完全熄灭最后一星余烬时,丰收祭已经过去了十三天。对于纳利特的人民而言,他们在这恶梦般的十三天里相继失去了平庸的国王与富裕的都城,更是有数以千计的平民在紧随其后的内乱以及火灾中失去了生命,成为了化身为贪婪攫获者的大地的祭品。

拥兵自重的权臣、雇用外来势力的商会首领、盯上了丰饶盐场的邻国军队相继登场,无形中给了这个遭受了巨大打击的国家以更大的伤害。其间约略是以最有希望的继承人,第三王子率部在盐湖战场抵御外侵战死以及第四王子雪纳的神秘失踪给这一场无妄之灾划上了不甚圆满的句号。头脑略微清醒些的人们根据国内流传着的数个不同版本的传闻得出了惊人一致的结论,这一切的丝线都控制在修加达海对面那个庞大的帝国某些人掌中,包括在劳伦斯身侧面临被吞并危险的莫扎王族的示好,一切都是为了削弱纳利特的计划中的一部分。虽然对于远在海那头的帝国是如何将此处的一切掌握在手中依然是个困扰大多数谋士的议题,但在因为失去了王位继承人因而变得空前团结的王城内部,依然作出了最快的指示:

在全境范围通缉参与谋划暗杀国王、挑起内乱并拐带王子的莫扎王族及其随从等六人。




从极度混乱的激斗中侥幸脱身并决定分头逃走已经经过了八天,奥贝斯坦的头脑中对于当时情况的认知依然是一片混乱。虽然在逃亡途中也数度试图理清一团乱麻的思绪,却总是被险恶的环境打断了思路。如今两个人是在纳利特与密歇根边界处一座小山中部的空洞中躲避突如其来的冰雹袭击,先前一路逃亡使得临时抓来的马匹也劳累不堪倒地不起,好在已经离开了危险的触手所能波及到的地方,接下来的路程用脚慢慢走应该也不太要紧,因而突然空出了一段可以好好整理思绪的余暇。

五个人回到王城中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引起了一阵骚动,然而在苏兰特和里昂巧妙的演技之下被轻松平息。直到即将成为王后的王女开出了以莫扎的军港以及本国王子的人身自由作为陪嫁,换取纳利特方面出兵攻打劳伦斯的条件,始终被蒙在鼓里的臣子们才开始感到大事不妙。这个连当事人之一都目瞪口呆的提议却被向来以懦弱无能著称的欧尼西斯二世以纳利特宫中没有与王子年龄相当的贵族之女所以暂时不能就这样剥夺了对方的终身幸福为由敷衍了过去,只字未提出兵一事。满心不快的王女只来得及宣告谈判破裂,一把不知来自何处的小巧匕首就像是要与之相呼应一般刺入了欧尼西斯二世的喉咙。

之后的一切就像是陷入了混乱的涡流之中。突然登场的亲卫队,不知何时包围了王都的叛乱者,被大火包围的街道,接连不断的追杀与抵抗……人人都像是被丝线操控一般疯狂的在大火与尸堆中重复着杀戮与被杀,无从辨清形势的五人也只能顶住不断涌入火场的人流,竭力向着某一处突围。

“被动陷入如此大的事端之后不用也不能再回普罗斯特了”,这是索菲娅和里昂在乱战中一致得出的判断,奥贝斯坦本身对此并无异议。至于去向则是几乎别无选择。同处碧风大陆北部且不会呼应纳利特所发布通缉令的国家,有且只有与纳利特常年冲突的密歇根王国一处。然而里昂却以要护送两位直接当事人回国并接受团内处分为由拒绝了一同逃离的邀请。当奥贝斯坦与索菲娅终于杀出重围的时候,面前出现了幼小的王子被剑胁迫着走入火堆的场景。

每次想到这里,奥贝斯坦的胸口都会出现强烈的窒息感。似乎是为了躲避火灾而跟随护卫逃离宫殿,却不幸落入了政敌的圈套中。身穿同样制服的士兵狞笑着用剑尖在少年的脸上划出细细的伤口,后者惊恐的视线却固定在脚边倒伏着并开始燃烧的数具尸体上,似乎连呼救的气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被索菲娅拉出火焰的炙烤范围,被吓呆了的少年才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边。然而就是在少年将全部信赖寄托在可说是陌生人的自己身上,甚至连数条可以秘密通过国境的小路都详细告知之后,在穿过危险的盐湖战场被乱军追赶的时候自己竟然没能发现少年是何时从身边消失不见的。虽然完全有理由认为是被拥护者带回了王都,但没能保护对自己给予信赖的人的挫折感一路上一直萦绕在奥贝斯坦心头。虽然如果提议回去寻找的话身边的少女一定会毫无怨言的随行,然而此时的他却没有勇气让少女再度置身危险之中。

这样连身边之人都无力保护的自己,究竟有何面目再去见那个人呢?只会给那个人增添烦恼吧……看着因为连日奔波而疲乏不堪,靠在自己肩头睡着的少女,奥贝斯坦不由开始怀疑起自己踏上旅途的目的。就在这时,索菲娅睁开了眼睛。

“好像有人在喊‘救命’……”

奥贝斯坦吃惊之余,耳畔也传来了微弱的马蹄声和呼救声。声音似乎是从他们所在的岩洞上方传来的,而且还在不断接近着。

两个人不由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样的认知下,少女率先站了起来:“如果是那个小鬼,抓住了要好好教训一通才是。竟然害人担心这么久,不可原谅。”


声音的来势极快,伴随着马匹的喘息和不知什么动物的吼叫声,一个黑影大叫着从上方直落下来,正好落在奥贝斯坦怀里。紧随其后而来的是一团更大的黑影,被先到的冲击力撞得连连后退的奥贝斯坦幸运的躲过了第二波直击,只见一只全身黑色的魔兽抓着一匹枣红色的马撞中了狭窄的山路,又被弹起滚下山坡去。虽然没有看清是什么种类,考虑到山崖的高度和陡峭程度,这样掉下去多半也是凶多吉少。松了一口气的奥贝斯坦终于注意到被自己接住的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有着暗红色短发的少年,似乎是还没有从被追赶的恐惧中释放出来,两只手像铁钳一样抓得自己的手臂生疼,有些雀斑的脸上满是世界末日的神情,紧张的注视着悬崖的方向。

并不是自称为“雪纳”的少年王子,奥贝斯坦稍微有些失望。然而面前这个少年出人意料的手劲和紧张的表情牢牢的抓住了他的注意力。

“你没事吧?”

“掉……掉下去了……”少年吞了口口水,终于把视线投向了接住自己的恩人,“这下麻烦了啊,它掉下去了……”

“这山也算是很高了,这样掉下去不可能还没事的吧,虽然那匹马很可怜……”

“可那是跳跳熊啊……”少年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和还站在洞口的索菲娅预警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就像是在为这个名称作注解一样,一头有着强壮后腿的巨大黑熊重重落在了刚才掉下去的悬崖边上,脚边的山道立刻塌陷了一块。似乎是从落地点直接跃上半空回到山道上的,黑熊的皮毛上满是锐利岩石造成的划口,眼睛也瞎了一只,因为捕猎失败而愤怒的吼声震耳欲聋。

“救……救命啊……”少年的手劲又加大了几分,这次几乎是要拖着奥贝斯坦向反方向逃跑了。

“以司寇提亚之名,召唤汝座前之梦魅,濯浮华之尘,清蔽目之怨——水之离境!”

身处暴怒中的跳跳熊视觉盲区里的索菲娅念动了水系的咒文,由冰雹转为阵雨的空气中瞬间出现了一个由水构成的球体,紧紧的包住了跳跳熊的头部。空间内一串串的气泡不断从黑熊口中涌出,显然为了怒吼以及呼吸,这只几乎可以算是可怜的魔兽已经喝下了超出承受量的冰水。放弃了先前的目标,一目已盲且呼吸困难的跳跳熊转身开始疯狂的破坏前肢所能够到的岩壁,索菲娅在被前爪扫到之前跳出了岩洞,一脚踢在跳跳熊已经明显膨胀起来的腹部。被雨水冲刷得格外松软的路面承受不了这种突然的重量变化,一大段岩壁随着失去平衡的跳跳熊滑向了山下。

“啊……好厉害……竟然用治疗法术当武器……”少年目瞪口呆的看着断裂的山道和蹲在断口另一边的路面上揉着脚的少女,像是突然醒悟了自己还抓着别人的胳膊,立刻松开了手,礼仪端正的向奥贝斯坦道谢:

“多谢阁下出手相救。我的名字是肯,肯·缪杰尔。我住的地方就在翻过山不远处,如果阁下不嫌弃的话,还请拨冗到寒舍一叙。”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20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8>>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