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月倒映宁静海洋

宁静废都流动微光回廊

穿越千年的风中时光流淌

千亿星之碎片夜露般闪亮

我不相信地狱也从不祈祷天堂

固执等待在这沙砾的世界中央

天蓝色矢车菊花海静静绽放

在这灵魂深处我的孤独故乡


FANTASIA—D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20

FANTASIA—D

直、腐、宅、闇、虐、BE、坑集中地…看到还要点进来的各位要保重哦~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20

vol 20 殿前试练(上)

事实证明“出人意料”这个词并不仅仅用于文言当中。

比如竟然能在万里之外的他乡遇到失信多年的故知,比如作为佣兵初次的任务竟然是非本意的协助一国王女颠覆他国,比如在躲避追杀时意外救下的脱线少年竟然是逃亡目的地的王家贵胄,还比如贵为王子的这个少年热情好客的程度几乎可以用“淳朴”二字来形容……

总之一系列意料外的巧合使得奥贝斯坦和索菲娅如今得以安然的骑在马上于衣饰华丽的密歇根王家近卫军包围之中与这个外表乍一看并不起眼的少年王子并肩而行,一半是参观外观朴素却构造精巧的王都街道,一半在听少年兴味盎然巨细无遗的介绍。

“对了,现在在位的是我的父王,奥斯洛三世陛下。具体负责政事的分别是首相坎多拉公爵和司寇提亚精灵圣殿的大祭司米哈依娜小姐。”

“大致来说就是政教合一的立宪制国家。”旁边看起来像是卫士长的中年骑士补充了一句,向奥贝斯坦投来了同情的一瞥。王子的活泼与不合时宜的殷勤他们早已经领教过多次。大致是因为距离继承顺位太远,天性好动的少年的存在并未得到理应足够的重视,然而并没有因此消沉下去反而变得更加活泼这一点,实在是令人无法单纯的将其看成幸运抑或灾难。这一次是对两个浪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虽然对于身为护卫的他们来说负担减轻了许多,但依照卫士长的经验来看,这两个人迟早也会受不了这种殷勤而逃离王子殿下身边的。

“那边是王都的大竞技场,通常会在那里举行一些竞技比赛……哎呀!”

缪杰尔突然间发出惊叹并停了下来,卫士长稍微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王子殿下毛毛躁躁的个性大概是改不掉了。

“今天,是殿前试练的日子吧?”缪杰尔看着卫士长,不确定的问着。

“是的。而且现在太阳已经快要落山,试练也快要结束了才对。”

“要把奥贝斯坦先生推荐给父王的话这不是个很好的时机吗?”这一次王子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思考着什么,而卫士长只有哑口无言的份。[就算是要推荐给陛下,至少也应该先听一听被推荐人的意愿吧?]

“奥贝斯坦先生应该会愿意留在王都工作的吧?因为您救了我的命,可是以我的能力范围如果以金钱来酬谢的话未免太瞧不起您了,不如推荐您到骑士团任职,这样您也就不用再四处奔波了,不是很好吗?”完全就是在自说自话的缪杰尔兴奋得脸上发光,因为进入骑士团同时也是他自己的梦想,虽然因为身份的问题无法如愿。“至于索菲娅,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去精灵圣殿做个圣女或者祭司之类的……”

“我拒绝。”索菲娅冷着脸一口回绝了王子的好意,“不跟着奥贝斯坦大人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呃……”

“在下很乐意为殿下效劳,只是关于索菲娅的问题……”奥贝斯坦暗自叹了一口气,“在下也不希望她就这样在庙里度过余生。”

“真可惜……其实司寇提亚神殿里的待遇要比骑士团来得好多了,还有从政的机会……”察觉到少女无声的压迫,缪杰尔很快转换了话题,“那么,就向父王推荐你们两个人一起进骑士团好了,骑士团团长马克西米安将军之前也应该接到我的信了,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的。”

“那么就有劳殿下了。”奥贝斯坦干脆的接受了提议,虽然一半的理由是为了安抚眼看要爆发的少女。这段时间以来他也发现,只要自己作出确实的决定,无论肯否,少女都会立刻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干脆的接受。而这也促使他作决定之前不得不更多的为两个人的将来而非眼下考虑。目前来说应当是在相对安定的环境中逐步培养起少女自身的价值观与人生观,然后让她自己决定未来的路要怎样走才对,奥贝斯坦这样想着,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少女在离开遗迹之后对自己说过的跟随理由。

… … … … … …

粗略估计能够容纳近万人的竞技场中座无虚席,自国王以下,过半数的市民都在紧张的注视着场中的试练。其中一些是接受试练青年的家属,而另一些则只是为了娱乐而来。接受试练的青年在之前就已被分别编号,名单就公布在场外的告示栏中,便于无聊人士开设赌局。近三分之一的贵族观众们则是在其中物色合适的幕僚人选。某种意义上对于那些指望通过试练求得飞黄腾达的人来说,殿前试练只是形式,真正的胜负在场外就已决出。

缪杰尔带着奥贝斯坦和索菲娅出现在王家专用的特别观礼台下方的时候,全场正在为一名刚刚落败的青年喝倒彩。位于场中央高大威猛只穿着衬衣的男子徒手发出的斗气就在场中卷起了一小股旋风,与他相比单薄许多的青年被拳风刮得晕头转向,凄惨落败。虽然如此,今后也可能会在文职方面发挥不错的优势,毕竟要想参加殿前试练首先也需要通过一系列官吏考试才行。缪杰尔如此向奥贝斯坦说明着。试练不仅仅是为骑士团选拔人才,也会有表现出众直升亲卫队的可能,所以首先要求具有相应的政务能力。

就在这时站在场中央的高大男子转身向国王行礼,奥贝斯坦才看清对方的长相。看起来不过四十岁左右却两鬓灰白,左脸上一道巨大的伤疤与充满了锐利斗志的眼神无一不显示出其人的勇武。两人的视线不经意相交,顿时令奥贝斯坦有种无处藏身的错觉。如果真是要与之对战,在气势上就先输一着,想要扳回的可能自然微乎其微。就在这时奥贝斯坦依稀听见上方传来召唤的声音。

“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承蒙卿等出手相救,不知应当以何为谢呢?”

奥贝斯坦闻言不禁一愣,难道国王是想亲耳听到他的答复吗?

“奥贝斯坦先生的武技相当精湛,不如就让他们进骑士团如何呢?父王?”

“这可得慎重啊,陛下。”缪杰尔的话音刚落,一旁矮胖的首相坎多拉立刻接上,极大的引起了少年王子的不满。

“公爵阁下是怀疑我的眼光吗?”

“那倒不是。”坎多拉的小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慢条斯理的捋着胡须,“这二位的事迹本官的确有所耳闻,对本国的贡献也确有其实。然而王国骑士团的入团试练乃是自立国起代代相传,今天开了先例,以后就难保不会再有特例。且不说这二位初来乍到难以服众,长此以往,陛下亦将难以立威于天下。所以本官不能同意殿下的免试推荐,还请陛下与殿下能够理解本官的难处。”

(该死的老头,不给我面子就罢了,还要扯上一堆有的没的……)缪杰尔暗自握紧了拳头,碍于场合只能忍着不发作。

“罢了,缪杰尔殿下。在下接受这个试练。”奥贝斯坦淡淡地说着,踏前一步接受了众人的视线。圆形的竞技场内一时间嗡嗡声不绝于耳,还有不少人私下里开出赌注。站在场中央的马克西米安不由皱起了眉头,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即将与己对阵的美貌男子。不经意间与站在奥贝斯坦手边阴影中的青衣少女冰冷的视线相对,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将竟也产生了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

“索菲娅只是我的随从,如果阁下不介意的话……”注意到马克西米安的视线落在了索菲娅身上,奥贝斯坦不禁有些紧张。说到底密歇根也是信奉柔水精灵司寇迪亚的国家,如果被发现少女天生的魔力是与水有关说不定真的会被带去精灵庙作祭司,那是两个人都绝对不可能接受的安排。

“这好办,只要奥贝斯坦卿能够通过试练,她就算作是卿的随从一同述职如何?”坐在最高处的年老国王低沉的笑着,“不过可别太大意,马克西米安卿的实力可绝不止刚才露出的那几下子。”

“在下(卑职)定当不负陛下期望。”奥贝斯坦与马克西米安几乎是同时向国王行礼。无视了坎多拉公爵抗议的咳嗽声,老国王轻轻地向缪杰尔挥手示意带奥贝斯坦去休息室整装。

“没问题的,每年的殿前试练内容都一样,只要在不装备铠甲的前提下在规定时间内承受住马克将军的斗气而不倒下就可以通过了。看父王的意思最多也就是要您和马克将军比划个一两招,只不过是形式而已,轻松应对就可以了。”年幼的王子兴奋地在奥贝斯坦身边跑前跑后的张罗着,反倒是往常如形随影的少女此时依然留在观礼台上,用冷漠的目光打量着全场。看来观众多半都在下注,背后的老国王似乎也默许这种私下的交易。这让少女有些不快,然而另一件事情分散了她的注意力。一个穿着灰色斗篷的男子穿过了观众席,一个看起来像是小厮的人正从观礼台的另一侧向他停下的地点跑去。如果只是如此也不足为奇,然而她敏锐的感官察觉到了矮胖的公爵隐藏在夜色中却无法完全掩饰住恶意的冷笑,心中不由响起了警报:[在谋划着什么呢?是规则的变更呢,还是要在战斗时搞鬼?]

奥贝斯坦回到前台的时候已经换过了装束,脱下了轻甲只穿着轻便的衬衣,武器也换成了练习用的木剑。察觉到公爵笑意加深的索菲娅心中不由拉响了警报。

“怎么了,索菲娅?”奥贝斯坦也察觉到了少女的不安,然而不等她做出回答,竞技场内一侧的铁门发出了轧轧的声音缓缓开启,随之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并不是高大威猛的马克西米安,而是如同黑色铁塔一般,手脚都套着沉重铁链的巨大人影。

“这……这是犯规啊……”缪杰尔的脸色瞬间苍白得像是用盐晶雕成的塑像,而观战的人群里也爆发出一阵骚动,从许多人口中念出的“角斗士之王”的声音也顺风传了过来。

“马克将军连续考核了十几场,现在也有些累了。所以本官就安排了一点余兴节目,想必以阁下的武力对付区区一个角斗士应该也不成什么问题……哎呀,您怎么连铠甲也脱掉了呢?虽然不过是角斗士,他也几乎获得了王者的称号,要在以命相搏的战斗中连胜100场也并不容易,您这样是不是过于轻敌了一点呢,奥贝斯坦先生?”

坎多拉的解说引起了小范围的笑声,然而奥贝斯坦如同白色大理石雕琢而成的面孔并没有因此露出任何感情波动。缪杰尔看着不怒反笑的索菲娅,脑海深处似乎传来了什么东西断裂的声响。

“另外我还要补充一点,试练中途双方是不允许使用魔法的,无论是攻守,治疗,都不可以。请二位牢记这一点。”

“不要废话那么多,不论生死,只要老子赢了这一场,你就会遵守契约还我自由之身没错吧?”铁塔一般的斗士声如洪钟,而坎多拉只是冷笑着抬头征询国王的意见。

“如何啊,奥贝斯坦卿?那斯巴达可是少有的勇士,自从出现时起未尝败绩,已经连胜了百场。”老国王迟钝的笑声从上方传来,“我也的确答应过他倘若再胜一场就还其自由之身。卿的意思是……”

“在下的词典中并无‘反悔’一词。”面对着体格数倍于己的对手,奥贝斯坦面无表情的踏前一步,“不过在下也有个不情之请。”

“哦?不妨说说看。”

“他说的‘不论生死’,能否改为‘倒地为负’?”

“看来卿是有十成的把握赢得胜利咯?”奥斯洛三世混浊的双眼中露出了一丝亮光,“那么我就赌卿的胜利,可别让我失望啊。”

“谨尊陛下御旨,殿前试练最终场加赛开始——”

司礼官响亮的声音划破了微薄的夜幕。自奥贝斯坦跃入场中的一刻开始,一场恶战就此展开……


---------------小休止------------

第一纪—传承之诗 | 留言:0 | 引用:0 |
<<于是因为连续坠机塔没有更新而被米拉诅咒了的音乐问卷|||||| | 主页 | fantasia幻想传说第一纪外传—湮灭于尘的镇魂歌—vol 19>>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